在玩跑跑姜饼人
 
 

【毕侃权贵】超自然联盟与温州攻略03

前文指路 01 02

————————————————————————



广州正佳广场 18:37

 

李希侃走出报社,就看见毕雯珺骑着单车,停在大楼门口的榕树底下。

“上来。”

毕雯珺穿着白色运动卫衣和黑针织裤,一双腿长得逆天,头发卷出微微弧度,五官清冷,站在花城的初夏里,好看得打眼。

李希侃低头打量一番,自觉红色印花T恤和破洞牛仔裤也很帅,INXX与特步势均力敌,于是放心地走过去上了后座:“去哪?”

“坐稳了,抓紧我。”毕雯珺没回答他的问题,骑车载着李希侃穿过石牌东街。

前夜才落过大雨,天气很凉快,李希侃日常埋头在地下交通里穿梭,好久没有悠悠闲闲地骑车吹风了,也就懒得问,心安理得地先享受了再说。

一路经过中山大道又拐进天河路,毕雯珺把自行车停在正佳广场上,双手插兜,带着李希侃坐升降电梯直奔六楼。

站在海洋世界门口的李希侃:“?”

毕雯珺取了票回来:“愣着干嘛,进啊。”

 

工作日的下午,里面没多少游客。海底隧道幽蓝而望不到尽头,冷气开得很足,间或有白鳍豚从他们安静地头顶游过,衬着广播里缓慢的钢琴曲,让李希侃平白产生与世隔绝之感。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毕雯珺仰头看着鱼群,大半个人都藏在阴影里,水纹明明灭灭的,映上他分明轮廓。

郭顶略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传来:“着迷于你眼睛,银河有迹可循——”

毕雯珺不说话,李希侃就等着,反正今天总不可能真的单纯来这看鱼。

“突然跟你讲这些,或许一下接受不了,”良久毕雯珺终于出声,“但是这个世上,的确存在着妖魔、鬼怪。打个比方,你站在城市中央,如果脚下不是马路,而是水面呢?”

“呃……”李希侃想了想,“倒影?”

“是的。”毕雯珺道,“妖来源于天地灵脉,鬼生前是人,他们虽然与我们身处同一时空,但是就像水面上下互不交涉。驱魔师行走于世间伦常,维护三界秩序,驱的是侵蚀生灵、引导他们越界作恶的瘴气。”

“……瘴气是哪里来的?”

毕雯珺沉默了。

郭顶继续唱着:“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毕雯珺说:“悲伤。”

李希侃:“?”

“你不明白没关系。恼怒、疼惜、万物悲伤,这些无法散去的东西汇聚在一起,千年百年形成了瘴气。自从生灵降世,魔就如影随形,两者的斗争一直持续至今。天地灵脉将法力赐予一部分人类,并在繁衍生息中世代传承驱魔的使命,亦是一种宿命……”

《水星记》终于到尾声,郭顶动情地唱:“要怎么探寻,要多么幸运,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

“……所以,欢迎加入麦乐鸡超自然工作室,这沙雕名字黄明昊起的要骂他别找我。”

李希侃:“……”

 

李希侃笑了,抬手跟毕雯珺击了个掌。

“我会加油的。”

 


三个小时前。大学城。

毕雯珺走在华师校园里,通往政法学院的路树荫郁郁葱葱,他不久前才毕业,还有几个留校复习考研的学弟学妹认出了他,打招呼时乖乖喊社长好。

郑锐彬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人模狗样地坐在办公室看论文。

“来了?”郑锐彬招呼毕雯珺坐下,“东西给我看看。”

两人从前是一起熬夜抄作业的交情,称一声过命兄弟毫不为过。谁又能知道政法男神和建筑系草原来也会在寝室里为大英作业抓狂到秃顶呢?

当然关系好还有另一层原因。

郑家是南粤的驱魔世家。

毕雯珺把门锁了,从包里拿出一盏红木走马灯,琉璃代纸,悬着六只八角铜铃,底下封了两道黄符——正是昨日收服蛟龙的法器。

琉璃镜面映出里头蛟龙的影子,郑锐彬正要接过手细看,被毕雯珺拦下了:“黄明昊亲自做的,很贵的,你看就行,别碰。”

郑锐彬:“……”

 

“你觉得这头是什么?”郑锐彬指指走马灯。

“小角为虬,无角曰蛟。”毕雯珺随口道,“不就是蛟吗。”

“不对。”郑锐彬道,“是龙。”

毕雯珺:“?!”

“看这里,你的孔雀翎造成的缺口,本该是它长角的地方。”

毕雯珺沉吟半晌:“我以为……”

“昔尧殛鲧于羽山,鲧死,三岁入腐,剖之以吴刀,化为黄龙。”郑锐彬打断道,“鲧因治水失败而死,怨气积身,三年后化龙;错开峡,禹斩龙。这些是史册记载的。但禹是鲧之子,不忍杀之……”

“只除其角,降而为蛟?”毕雯珺明了。

“对的。但鲧怨恨愈深,终为瘴气所困,堕而成魔。”郑锐彬叹了口气,“这可是驱魔师协会评为五星级的凶兽,全身上下就那么一小处弱点,要不是希侃眼尖,十个你和黄新淳都得交代,怎么你还怀疑他?”

“……”毕雯珺道,“说起李希侃,你怎么又认识他了。新淳那小子也跟他亲得姐妹似的。”

“哎呀,六度人脉理论嘛,何况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

“那郑老师有何高见?”

郑锐彬竖起三根手指:“昨天晚上在场的应该有三方势力:第一,你和新淳;第二,你们的委托人,整个事件很有可能就是一场阴谋,原本企图拿走月轮弓的同时伪造成你们驱魔失手丧命;不过由于第三方的插手,他没能达成第二个目的。”

他想了想,又道:“第三方究竟是不是李希侃我也不好说,不过关于他的阴阳眼,我倒有别的想法……”

“天生开眼,但是小时候法力尚浅,有人怕他被魔盯上,于是将其封印了。随着年纪渐长,封印慢慢失效了。”毕雯珺道,“你是想说这个吗?”

郑锐彬点点头。

“我在他额间见过一道红痕。”

“那应该不会错。”郑锐彬了然。

毕雯珺看了眼时间,起身道:“不早了,我该去接他了。黄明昊非要拉他入股。”

郑锐彬拦住他,神情少有的严肃。

“雯珺,我不知道是谁盯上了你的月轮弓,但对方既然能召唤出鲧这种级别的凶兽,不是善茬,你要小心。”

“我知道。”

 


四小时前。越秀区。

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范丞丞虽出身豪门,却半点架子也无,讲话开玩笑时还能来两句rap,不知不觉就混熟了。

黄新淳一直低头发微信,时不时发出无情的嘲笑,黄明昊便凑过去问发生什么了。

“哈哈哈哈小侃他同事闹辞职,在跟主编吵架来着,主编一气之下就把他们那几个实习生全赶了哈哈哈哈哈哈!李希侃现在跟我哭,实习证明没地方盖章了,哎哟喂我笑死了歇会儿。”

毕雯珺:“……报社这么随意的吗。”

“赶紧把他喊过来!”黄明昊掰着指头数,“你跟他说,我们国家审批事业单位,五险一金,薪水高,定期组织旅游等活动加强员工内部感情……”

“哈哈哈我说有公章可以盖他就答应了,下午收拾收拾过来。”

“那正好第一单就赶上丞丞的委托。”黄明昊转过头,“对了你还没讲委托内容呢。”

范丞丞不太清楚他们在笑什么,但是也坐在边上跟着傻乐,忽然被cue到茫然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最开始只是骑车在周边瞎逛。

范丞丞从小在北京上学,后来去英国留学,对青岛其实不太熟悉。

这次暑假回家,父母出门旅游了,姐姐工作忙。他一个人闲来无事,经常沿着环海公路骑车吹风。

那日天气不错,他一路走走停停,半下午的时候竟然到了崂山区,遇到了一群金发碧眼的游客。

崂山也是个风景名胜,不过一般外地游客来青岛大都为了看海,鲜少有爬山的,所以人不多。他就留意了几眼。

游客中有位明显年长的男人,用磕磕绊绊的汉语向范丞丞问路。

热心市民小范主动切换英文,交谈后得知,他是加州大学人类学导师,剩下四个是他的学生。他们是来做田野调查的。

目的地在崂山的一个小村盘上,叫竹窝村。范丞丞秉持着青岛欢迎你的态度,自告奋勇带他们前往。

其实他自己也不认识路,走错好几次,太阳落山了还没有抵达。其中一位女学生就提议先在路边扎营。此时天色已晚,骑车回家也不太现实,范丞丞就留下来了。

范家小少爷打小锦衣玉食的,睡不惯帐篷。翻来覆去大半夜,忽然听见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响,正巧他有点想上厕所,就准备出去看看。

这么想着,他用手机照明,拉开了帐篷。

 

帘子上倒吊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头,舌头伸的老长。

正是之前的那位女学生。

范丞丞吓得魂都没了,大叫一声,那个头就咻地飞走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范丞丞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什么帐篷、学生都不见了,而自己睡在竹窝村的路边。

他问村民有没有看见五个外国人,村民们都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原本在欧洲的父母也回来了,范丞丞一到家就开始发烧。他迷迷糊糊问过发生了什么,被父母勒令不准再提起。

 

“后来我不死心,回去找过一次。”范丞丞喝了口茶,缓缓道。

“我在那里发现了五具尸骨。”




TBC

09 Aug 2018
 
评论(11)
 
热度(118)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