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廊间遗落事

给大家拜个晚年!!!
四个月了我还在梦回大厂(今天也跪滑求评
🙏

————————————————————————



A-01/

“谈恋爱的脑子都有病病。”

 

黄明昊轻车熟路敲开304的门,趁余明君没反应过来,弯腰钻过去迅速霸占了他的床,扑腾两下得出这个结论,丝毫没注意是不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

余明君回防不及,但对着这个未成年也不能动手,只得无奈叮嘱拖鞋别踩上去。

“是驾驶厅啊,”罗正从卫生间里探出半个头又缩回去,“我还以为希侃回来了呢。”

“搁门口和毕雯珺玩你送我回寝室还是我送你回寝室的游戏呢。”黄明昊翻个白眼,“无不无聊,就说无不无聊,302和304不就在隔壁吗,还整这出依依惜别的,服了。”

“他俩真有情况?!”余明君光速拖了个小板凳坐到黄明昊边上,洗耳恭听八卦。

“别吧你们,我要怀疑麦锐是不是有内部矛盾了啊,连我这个便宜温州弟弟都知道。”

黄明昊抬手摸了半瓶可乐润喉,然后从花絮中毕雯珺的不正常状态(黄明昊原话:“我碰一下都凶得要死!李希侃就差把他球磕了还手把手教学!双标狗!”)讲到半兽人的你来我往眉目传情(黄明昊原话:“只许毕雯珺牵大舅,不许李希侃被人亲!双标狗!”),突出强调了C位贴纸粘性很强,不需要拍来拍去摸来摸去的客观事实。

 

罗正突然很丧:“……不知道,没粘过。”

黄明昊:“我不是这个意思……”

 

 

B-01/

毕雯珺和李希侃这事儿应该要追溯到乐华和麦锐的初次会面。

等级评定那天乐华七子穿上成熟西装,快要轮到上场了,朱正廷就说咱们喊个口号放松一下吧,这时镜子里映出后头走过来的六个花里胡哨的少年。

李权哲看见其中一个黄毛眼睛就亮了:“哎!余明君!”

两拨人还没反应过来,麦锐这边罗正有发现了:“黄新淳你也在?”

得,认亲现场。

此时大厂病毒尚未传播,大家打招呼都还是正常人那一套。毕雯珺一根电线杆似的杵在边上,向来对陌生人都是高冷男神的模样,更何况那天造型师急着下班吃饭,给他随便抓了个杀马特斜刘海,全靠颜值在撑。

对面一个话很多的小男孩有点不满:“哎小黑我们在首尔不是一起的吗你怎么认识小仓鼠的,罗正你什么时候自己上节目我为什么不认识小黄人……”

毕雯珺心想这才几分钟啊就小仓鼠小黄人的叫上了……

 

那时他还不知道几分钟叫叫小仓鼠小黄人都没什么,过几天李权哲就能把名牌扔在对面寝室,黄新淳就能和对面寝室的哈士奇抱枕一起自拍。可大出息。

那时他循声望去,男孩穿着19.9包邮的迷彩卫衣,毕雯珺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同他妈天涯沦落人好巧你也被造型坑的同理心,连名牌上李希侃三个字都变得格外好听起来。

恰好这时李希侃抬头,隔着一段距离不小心与毕雯珺对上了眼。虽说现在还是陌生人但运气好的话以后还要相处挺久,一直盯着不太好,立即转开目光也不太好,于是两人就在纠结中对视到摄制组喊乐华上场。

李希侃这才如梦初醒,温州人的反应始终比抚顺人快那么一丢丢,在毕雯珺转身前一秒精准地冲他扔过去一个笑。

没有任何意味的、干干净净的笑容,细长的双眼眯起来只剩一条缝。

理所当然地毕雯珺也回了一个微笑。究竟算不算其实有些不好说,或许只是嘴角下意识地牵动,但那张宛若天神雕刻的脸的确因此变得柔和,连带着眼角泪痣。

 

到底是谁先对谁动心,不确定。

 

 

B-02/

“哇!温州哥哥你们在隔壁啊!”

黄明昊和范丞丞两只小学鸡刚收拾好东西就噔噔噔地跑出去串门,留朱正廷在卫生间和自己的化妆品护肤品独自战斗。先去了对门302自己人的地盘,对毕雯珺黄新淳李权哲的泰国小哥哥室友产生了浓厚兴趣。可怜黄书豪中文都讲不利索,只听见范丞丞的山东大嗓门和黄明昊的温州普通话围着他滋儿哇滋儿哇,还强迫人家品尝了魔芋爽。

真不愧是rapper。

然后就被一米八七的主唱拎着衣领扔到外头去了。

他们又兴致冲冲地敲开了隔壁房门。

然后成功地约到了李希侃余明君罗正吕晨瑜一起吃饭。

乐华和麦锐本来就人多,浩浩荡荡地往食堂里一坐,不知道的以为来砸场,连阿姨看了都要给他们多打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一次淘汰,乐华全部存活,但基本零镜头的麦锐走了一半,好像就没了原来的气势。再后来毕雯珺和李希侃的室友都走光了,301也只剩三个人,愈发地显得凋零。不过那时已接近尾声,大家每天各自忙着练习,连睡觉都奢侈,哪还能像刚进去时悠闲,到了饭点呼朋引伴,打打闹闹地去食堂抢红烧排骨。

 

当天晚上黄明昊打探到全时便利店的路线,两家公司各自推选了一位代表,肩负全员的夜宵重任出发。

于是毕雯珺和李希侃在走廊上面面相觑。

“好巧啊……你石头剪子布也输了吗。”

“啊对,你也是吗……”

两人略微尴尬地互看了一阵,不知道是谁先笑出声,然后就没头没脑地大笑起来。

“那一起走呗。”毕雯珺顺手搭上了李希侃的肩膀,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所有拘谨都在刚刚相视而笑的一瞬间消弭殆尽。

 

李希侃照着便利贴一样一样给他们拿零食,付款的时候毕雯珺在收银台前站定:“哎,你想不想吃关东煮?”

“想!我们偷偷吃不给他们带,哼。”

那就只能在路上瓜分干净。毕雯珺一左一右拎着两个塑料袋,李希侃就负责捧着纸杯,吹凉了之后举着竹签送到他嘴边。

李希侃是真的能侃,一会儿功夫就把自己的家底掏了个遍,从AA欢乐营到初中校队,从小网红到独自远赴方块,过去的卑微辛酸都当做笑谈。

 

“我们之前也在海外集训。”毕雯珺道。

“那时候没有碰见啊。”李希侃低头看着鞋尖,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首尔太大了嘛。”

“对呀。”

 

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但是,现在好像也不迟。

 

 

A-02/

“昊昊起来,压到我衣服了。”余明君摊了两个行李箱在地上。黄明昊闻言朝罗正的床那边翻了个身,揪过他的哈士奇抱枕。

“希侃心里是不是没有我们了,”罗正丧着张帅脸,“还没回来。”

余明君:“这就是嫁出去的女儿吗。”

“没事!我心里有你们!”黄明昊一张嘴是真的甜,“李希侃当乐华第八人那我就是麦锐第七人。”

“谁说我坏话呢。”李希侃回来看见空了大半的宿舍,“啊,不是说五点走嘛?”

“已经五点半啦。”罗正道。

“……东西都带齐了吗?”

余明君在卫生间收拾东西:“还几件衣服留给你穿吧,箱子塞不下了,你到时候就全打包寄回公司。那包火锅底料你和雯珺……”

“这个抱枕可以留给我嘛!”黄明昊抢道。

“不可以。”罗正冷酷无情地揪回来,“李权哲的名牌你拿着吧。”

闻言李希侃立即撕了自己衣服上的名牌贴在罗正行李箱上:“带我一起回去呗。”

“瞎说什么呢,好好在这待着。”罗正呼噜一把李希侃的头毛,顺手给他整了整衣领,“我刚瞅见了女婿送你回来的,你喊他进来我交代两句。”

“什么女婿……”李希侃话还没讲完,一直站在门口的毕雯珺就笑着进来了。

 

“雯珺你管着他啊。”

“哪儿能啊,惯着呢。”

“……真行。”

 

 

B-03/

李希侃揉着手腕坐回位置上,冲着毕雯珺就一顿毒打。

“哈哈哈哈干嘛啊!”毕雯珺比他高一截,由着他闹也不还手,最后一只手抓住李希侃两截细细的手腕。

“一件一件跟你算。”李希侃受制于人,气势却半点不输,腮帮子鼓鼓的,“刚才我扳手腕,笑得最大声的是你吧。”

“啊,”毕雯珺空着的另一只手去戳李希侃的脸,“那其他的呢。”

“还有……”李希侃话说一半忽然噤了声,一句你之前牵了大舅怎么听都觉得自己像个争风吃醋的小姑娘,实在讲不出口。

毕雯珺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笑。

“……反正就是该打!”李希侃耳尖红红的。

“行呗,都听你的。”毕雯珺松开抓着他的手,摊开手掌送到李希侃面前,“轻点儿。”

李希侃哪里舍得真打,象征性拍了一下,就被握住了手,整个人给拉进毕雯珺怀里。

“不!许!亲!我!”

“啊啊啊啊啊毕雯珺你刚刚吃了香菜——”

 

 

A-03/

日历一页一页撕过,后来索性没人再去管,大家每天都恨不得黏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李希侃一个人一间宿舍,乱糟糟的衣物终于把四张床都堆满了,只好抱着被子枕头,就近住到了郑锐彬那儿。

“我也一个人住啊,就在你隔壁,为什么不来找我。”毕雯珺委屈道。

“你少来,我跟你一间宿舍那还能练习吗。”李希侃低头从桌底拖出一箱泡面,“来来老毕,我跟你说,锐彬屯了好多,吃到第二季都没问题。他今天练习室通宵,咱们偷偷吃。”

 

李希侃想人生很多事是未知。

走在首尔的夜色里时不知道将来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来廊坊录制第一期时不知道居然有机会留到最后。

还有就是,能遇到毕雯珺。

思及此处他偏头去看身边的人,凌晨还没亮起来,曾经人来人往的走廊有些冷清。

活着真好啊。

李希侃这样想着,踮脚去亲他。

“明天加油。”

 

 

C-01/

决赛那天舞台灯光如星河,映在每个人眼里都像是泪光闪烁。

这个年代不适合长情,人们匆匆而过,各自擦肩时都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重逢。开端的故事还未讲完,告别的话就已经湮没在茫茫人海中。

可是,却偏要长情,不要告别。

 

九十九位少年在落幕前最后一次鞠躬。

他们那么年轻,他们未来可期。

 

 

A-04/

毕雯珺把两个大行李箱拎出302寝室,最后确认一遍没有忘带东西,把钥匙取下来挂在把手上。

朱正廷范丞丞黄明昊因为要赶Nine Percent的首秀,决赛后立即就和另外六个人被保姆车拉走了。早些时候毕雯珺去隔壁叫李希侃起床,帮他把床上地上乱七八糟的衣物收拾好,李希侃迷迷糊糊地一边刷牙一边看他,站在那里乖乖小小困困的一只。等他洗漱完毕雯珺也差不多收拾好了,叫他自己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

李希侃这时已经清醒了,装模作样地在寝室转了一圈——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反而是毕雯珺比较了解他的物品,何况往日塞得满满当当的衣柜桌面此刻一望而知的空空如也,好像过去的四个多月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人来,自然也没有人要走。

 

于是李希侃叹了口气,随手抓过一个塑料袋抖了两下,展开来有股可乐味:“忘带你了,快进来!”语气又奶又凶。

毕雯珺就笑着去揉他的头发,帮他拎着行李坐电梯下楼。四月的廊坊天气是好的,太阳温温柔柔,李希侃依旧带着他那黑色口罩,抱着一个纸箱,宽大卫衣的袖子垂下来盖住手,走在来时的那条路上。

只不过当初他们还穿着羽绒服,而现在已是早春。

和李希侃一起等到车,目送他直到消失不见之后,毕雯珺才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分别的过程没有太多矫情,所以也没有什么实感,好像李希侃只是下楼去了一趟全时,不一会儿就和黄新淳打闹着回来,手上拿着给他的饮料。

毕雯珺向来是迟钝,从小就不太能领会语文课本里长亭啊折柳之类的所谓离别,这时只觉出心里有一块地方,被越来越远的李希侃带走了,空空荡荡,灌进来的只有风。

 

毕雯珺伸手关上302的门。

他站在走廊里,左边曾经是麦锐宿舍,面前身后是自己和队友的,右边是一长条走廊上唯一的窗。很多次披星戴月去练习室或者从练习室回来,走廊的白灯灭了,稀稀拉拉的天光从这扇窗户里照进来,却那么亮。

整个三楼都走空了,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这时他仿佛才反应过来,他们人生中可能是最重要也最开心的阶段要落幕了,以后不用担忧排名,醒来不用看见宿舍里有点裂纹的天花板,隔壁的小狐狸也不用每天蹿过来,软乎乎地说老毕今天吃什么呀。

 

不过也没有关系。

就朝着那么那么亮的光,一起努力吧。

 

毕雯珺想起似乎还是不久前的小年夜,这条走廊上热热闹闹的,几十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凑在一起:卜凡因为个子最高,被所有寝室叫过去帮忙贴对联,灵超松散地挂在木子洋身上朝他指指点点,说歪啦歪啦往右一点;董岩磊和余明君堵在304门口争谁的春联更好看;周锐举着相机给王子异林彦俊拍照,范丞丞路过挡了大半个镜头,被黄明昊一把揪走;秦子墨跟韩沐伯打赌输了,被迫当众跳女团舞;李权哲和钱正昊非要比谁脸上的肉多,蔡徐坤说不要争了都过来给我捏捏;董又霖试图用鸡蛋换陆定昊的芝麻糊,后者死活不肯;朱星杰王琳凯勾肩搭背地走来,忘记他们讲了个什么土味双押吉利话,走廊里爆发出一阵大笑;黄新淳和李希侃从全时采购回来,李希侃拎着柠檬茶,一边走向他一边追问你们在笑什么啊,然后也笑得东倒西歪。

 

那时他们都笑了。

那时他们的眼睛里都有光。

 

 

C-02/

多的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事。




END

06 Aug 2018
 
评论(27)
 
热度(255)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