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玩跑跑姜饼人
 
 

【毕侃权贵】超自然联盟与温州攻略02

前文指路 01

或许我可以拥有评论吗qwq

————————————————————————



广州珠江新城 23:57

 

黄明昊满头问号地听完了毕雯珺和黄新淳的汇报。

“所以你们到了地方发现是头蛟龙?毕雯珺把月轮弓丢了,但是捡了个阴阳眼回来?”

“……对。”毕雯珺推了推身边靠着他肩膀睡得五迷三道还在流口水的李希侃,“醒醒,说你呢阴阳眼。”

“什么阴阳眼我叫李希侃!”李希侃揉揉眼睛,搂着抱枕委屈巴巴,“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突然看见的,哇别搞我了明天还要搬砖……”转头朝黄新淳求助,“小淳……”

黄新淳读书早一年,名义上是李希侃同专业的学长,其实比他还小一个月。两人之前在院会同一个部门待过,关系很好。

黄新淳道:“要不你先去我房间睡觉吧,我们还得商量一下善后。”

李希侃噌噌噌跑了。

 

客厅的空气突然安静。

毕雯珺和黄新淳分据沙发两端;黄明昊趴在中间的茶几上发消息。

毕雯珺:“你干什么总袒护他?”

黄新淳:“人家就一个普通市民好吧,我觉得你多心了,月轮弓和蛟龙跟他没关系。”

毕雯珺:“他连我的英魄都能看见,你跟我说他是普通市民?”

黄新淳:“……”

“哦?”黄明昊坐直了,“说来听听?”

 


半小时前。

公共交通早就停了,黄新淳掏出手机叫车。毕雯珺冷着脸站在路边,李希侃去附近便利店买东西,过了一会儿回来,递了一瓶柠檬茶给他。

“不知道你喝什么就随便买了,嗯……谢谢你之前救我?”李希侃拧开葡萄汁,又把可乐给黄新淳。

三人就站在路边各自喝饮料等车,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毕雯珺今天敌意怪重的,黄新淳想,好像自己一跟李希侃聊天他就生气,不知道是错觉吗。

“话说回来……”李希侃自觉出来调节气氛,“为什么还要打车啊,把刚刚的老鹰啊黑猫什么的再变出来直接坐着回去不行嘛?”

“你想得美,公共场所不能使用法力的,除非事先清场设结界。”黄新淳随口道。

毕雯珺突然问:“黑猫?”

经他这么一提醒黄新淳也反应过来了,两人齐刷刷地盯着李希侃。

“啊,就你肩膀上那只呀,怎么了。”李希侃被看得莫名其妙。

“……”毕雯珺沉默半晌,最后道,“你看得见?我只能感知到它的存在,灵体状态的新淳能看清。它在我肩膀上?”

“灵体状态也只能模糊看见发光的一团。”黄新淳补充道。

“在你肩膀上舔爪子洗脸,全黑的,长得跟你蛮像……哇,好可爱,我能摸摸它吗!”李希侃太久没回家撸猫了手痒痒,摸上去的触感很奇妙,“这是什么啊?”

“是我的第七魄。”毕雯珺道。

 


黄明昊听完一言不发。

“我也有些奇怪。绝大多数要么是天生开眼;要么是小时候能看见,长大慢慢看不见了。二十岁忽然开眼的我还真没听说过,等会儿发个微信问问正廷哥?”黄新淳道。

“啊,不是。”黄明昊回过神,“我在想毕雯珺的英魄形态真是只猫啊,我一直觉得会是公孔雀呢。”

毕雯珺:“……”

 

“对了还有件事,”黄明昊道,“委托人刚才把尾款补给我了,说先前以为就是普通的水鬼没想到是蛟龙,多打了十万块。”

黄新淳一声欢呼:“明天吃好的!”

“这单算是结了,雯珺记得写份报告。我在想正廷哥这么久不在,我们也缺人手,要不要把这个温州哥哥拉进来算了。”

“我看行,明早请他去点都德吧。”黄新淳起身道,“睡觉睡觉困死了。”

毕雯珺把他按回来:“不行。”

“干嘛啊上次报告我写的,轮到你了!”

“我觉得李希侃不对劲,整个委托都不对劲,这单没结。”

 

“被换成蛟龙的水鬼,清场后出现在结界里的李希侃,怎么想都有逻辑不通的地方。水鬼和蛟龙不止是酬金悬殊,我和新淳装备都没带全,失手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如果从一开始就是圈套呢?委托人有意使我们放松警惕,李希侃设法藏身于结界中——或者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而蛟龙现身后,自保不暇的我们又怎么会细想他的来由。他引导我使用月轮弓,之后趁我不注意拿走了。这样一切都能解释清楚。”

“有证据吗?”

“……在找。”

“你想多了,这单结了。”

“没结。”

“结了。”

“在我这儿没结。”

“我——说——结——了——”黄明昊卷了张传单当喇叭,对着毕雯珺耳朵喊道,“二哥洗洗睡吧,明天一起吃饭去。”

“……”毕雯珺咬牙,“那报告你写。”

“我看你就是不想写!”

 

善后会议散场,大家各自回房。黄明昊兴致勃勃地抱着手机和银行卡趴在床上数钱;毕雯珺去洗了把脸,穿过走廊看见黄新淳堵在自己卧室门口。

“干嘛?”

“来问问你今天为何对我敌意如此深重。”黄新淳诚恳道。

“你不觉得你和你学弟的关系有点过于亲密了吗?”毕雯珺黑着脸,“起开,别挡我睡觉,等下我就跟李权哲讲。”

黄新淳莫名其妙:“???”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天蝎心海底针?

黄新淳回到自己房间,看见李希侃呈大字形霸占了整张床。

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俩?黄新淳忿忿不平地想,上去踹了他一脚。

 

与此同时,隔壁的毕雯珺辗转难眠。

他一阖眼,就是月轮弓尚未遗失的最后一个场景:珠江上空风雨交加,孔雀翎飞速坠落如花火,刹那点燃黑夜;李希侃紧张地抱着他的腰不敢撒手,脑袋抵在他胸膛,见蛟龙嘶吼着倒下,低低欢呼了一声,笑着抬眼去看他。

是春来漫天淡紫色花瓣相竞飞旋,缤纷坠入滔滔江水。是海水涨落。是秋天满山红叶和万丈清澈星河。是初冬细雪无声。

毕雯珺有一瞬间的心空。

 


翌日清早,众人准备出门,李希侃抱着被子睡得昏天黑地,黄明昊跳到床上把他闹醒时才发觉大事不妙,一阵旋风似的冲进了洗手间。

黄新淳正对着镜子做造型:“一起去点都德?我们有点事想问问你的意见。”

李希侃胡乱抹了把脸又冲出去:“你们对实习生是不是有什么误解,还吃早茶,主编生吃我啊啊啊!”

刚换好衣服出来的毕雯珺差点被他撞飞。

“那我们还去不去了?”

“当然去呀,”黄明昊在挑墨镜,“我约了委托人。”

“这么快又有生意?”

“嗯,说起来,这次的委托人应该都认识。”

 

李希侃踩点抵达报社,做好了挨骂的准备,结果灵超在和主编吵架,吸引了全部火力,他才得以偷偷溜到自己的办公桌,感叹一句河北人就是虎。

不多时灵超火冒三丈地回来。

李希侃大概知晓些内情,灵超跟的记者前辈比较喜欢摆架子,什么杂务都喊实习生干;最近做的一期专题灵超累死累活跑断了腿,回来写了七遍稿子改了八趟,直到最后定稿付梓,前辈也不过是坐在办公室喝喝茶动动嘴皮子的功夫,结果署名后面连个实习记者灵超都没有。任谁都会生气。

旁边同事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李希侃过去安慰灵超,后者把记者证往桌上一摔:“纸媒已死,不想干了。”

李希侃:“……”

 

黄明昊毕雯珺黄新淳三个人规规矩矩地并排坐着。

范丞丞热情一笑,招呼道:“哎不用那么拘谨嘛,我第一次来这里,你们点菜吧。想吃什么随意啊,我请客。”

闻言黄明昊立即:“金钱肚金钱肚金钱肚……”

毕雯珺拿起铅笔勾了三份。

黄明昊:“红米肠红米肠红米肠……”

毕雯珺拿起铅笔勾了三份。

黄明昊:“艇仔粥艇仔粥艇仔粥……”

黄新淳:“停!这个一份就够了吧!”

范丞丞低着头,从墨镜上方打量了三个人一会儿,又笑道:“你们都坐对面会不会挤啊,昊昊来我这边呗。”

黄明昊一惊。

范丞丞:“叫我丞丞就行啦!”

黄明昊忽然觉得他好像一只呆头鹅。

“那个……”黄新淳还是有点迷幻,“所以你真的是……的弟弟……”

“嗯,”范丞丞翻着菜单又点了十几样,“你要我姐的签名照吗?姐夫的也能拿到。”

黄新淳心一横:“都要可以吗,我妈特喜欢武媚娘传奇。”

范丞丞:“好哒。”

“……”在座唯一清醒的毕雯珺看不下去了,“您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委托我们?”

“哎不要您来您去的了,这不是先吃饭呢嘛,吃饭不谈正事!”范丞丞笑得特别地主家的傻儿子。




TBC

04 Aug 2018
 
评论(25)
 
热度(137)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