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权贵】超自然联盟与温州攻略01

随便写写不要较真,这章还没把权贵扯出来就不打tag了

给 @在花开的地方 明天科目二加油!

————————————————————————



广州大沙头 21:43

 

李希侃把那对南韩夫妻送到地铁站,又叮嘱了一遍该在哪下车。他们五岁半的儿子似乎很喜欢这位地导大哥哥,扑过来搂住李希侃软乎乎地说了句bye bye才肯放手。

李希侃笑着摸摸小男孩的头发,等一家三口上了地铁,回头找公交站坐车。

 

李希侃今年大三,暑期没回家,在南方日报实习。但学校和工作单位一个在番禺一个在天河,每天起码要少睡两个小时搭早高峰的地铁三号线上班,实习生没人权,加班加点是常规操作,坐末班车回来还得换乘ofo赶在门禁前一路飙到寝室楼底。

这日子就算是钢铁侠也吃不消。李希侃咬咬牙,和一起实习的同学合伙在体育中心附近租了个两室一厅。房子老了点,胜在地段和交通,租金也足够让两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肉痛不已。

男孩子到了二十出头的年纪就不太好意思向家里开口要钱。李希侃高中去首尔当过交换生,韩语日常交际没问题,于是就利用周末当起了地导,多少能赚千儿八百的零花钱。

 

大沙头是珠江边上的一个码头,外地游客都打卡似的夜游珠江项目就是在这里登船。李希侃刚进大学的时候和室友组团来过一次,其实也没什么意思。

这个时段江边已经没什么人了。李希侃站在立交桥底下等末班车,路灯像电影滤镜里的昏黄色,把影子孤零零地拉得老长。

他掏出手机打算听歌,想要带耳机却在脖颈周围摸了个空——

咦,我的Beats呢?!

李希侃回忆一番,之前在休息室里打游戏等他们下船,大概是落在那里了。

确定地点之后李希侃扭头就跑,幸好售票厅还没关门,不过工作人员都下班了,剩几个走得迟的。耳机果然在休息室的桌子上。

 


合租室友余明君给李希侃发微信,问他怎么还没到家,身上带了钥匙吗。

这时忽然就起了江风。

低头回消息的李希侃没注意,休息室的玻璃门被风吹得砰地一声关上,被吓了一大跳。他伸手去推门,先开始没推开,后来使了点劲,竟然也纹丝不动。

李希侃:“?”

啪。

下一刻售票厅的灯全灭了。

李希侃这才觉出不妙,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急忙拍着玻璃喊人,工作人员却根本听不见。门口传来落锁的声响。

窗外狂风呼啸,像变调的悲鸣,随之而来的是滂沱大雨,玻璃上覆着淋漓水幕。

李希侃身处其中,就仿佛被一层结界隐没……人间再也寻不到他的生息。

他急急忙忙拿出手机照明,不出意外地没有信号,心里实名辱骂联通也无济于事。只是带着游客在外面玩了一整天,手机电量本来就不剩多少,屏幕亮了几秒钟后蹦出警告,然后自动关机了。

李希侃:“……”

 

李希侃的接受能力堪称一绝,事情发展至此再有什么过激反应都是徒劳。怀着命不该绝的迷之自信,他又尝试开门,可惜这小小的休息室依旧固若金汤。手边也没有锋利物品可以用来暴力拆迁。

……如果真的有人企图把他关在这里,确实不可能让他简简单单就逃得出去。

想清楚这点的李希侃有些颓然。休息室正对着登船口,外头呼啸声更盛,飓风掀起一江巨浪。对岸还有零星灯光未熄,黑暗大雨里,隐约看见玻璃上的倒影——

 

水面跃起一条蛟龙,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李希侃大叫一声,跌跌撞撞地往后躲,之前建立起的所有心理防线,在面对巨兽的瞬间溃不成军。

蛟龙似乎发现了目标,朝他极速冲来!

接连大雨让水位线涨出不少,本就快要淹没护栏,此时蛟龙的这番动作引起几个猛浪,翻江倒海之势打过来,霎时摧毁了登船口和玻璃门。分不清大雨还是江水,被风席卷着通通倒灌入室。

蛟龙愈发逼近!

 

——一支箭穿云破空而来!

李希侃心如擂鼓,却见那箭羽划过黑暗,如短暂流星照夜。

来人没料到此处还有普通市民,转头看向李希侃时有一瞬惊讶。在箭矢的微弱光芒冲向蛟龙消失之前,李希侃只来得及看清他眼角细痣。

 

……毕雯珺?

电光火石间这个姓名涌进脑海,李希侃呆愣半晌,却又死活想不起究竟是谁。

 

“别出来!”

毕雯珺简短命令一句,转头投入战斗。一只灵体状态的巨大黑猫盘踞在高楼上,怕水的天性使它有些畏手畏脚,刚要靠近蛟龙就被江水激得连连后退。

箭矢没入蛟龙一身鳞甲,非但没有伤它分毫反倒将其激怒,一甩尾转换攻击目标,排天巨浪全朝毕雯珺拍去。黑猫见状,终于不再害怕,两只爪按住龙首,扑过去将毕雯珺叼起来,带向另一座楼顶。

“箭没用,猫也怕水。有别的办法吗。”

“有办法我会在这里罚站吗!”楼顶上另一人双手迅速结印,低声喃喃数语,不多时光点汇聚,凭空现出一只鸱枭。

二人交换坐骑,黑猫驮着另一人落下地面,朝远处疾驰;毕雯珺翻身上鸱枭坐稳。蛟龙已然上岸,朝售票厅扑去。

“不好,里面还有人!”

 

李希侃自知继续待在休息室里是无路可逃,埋头往外跑,孰料迎面撞上蛟龙锋利趾爪。鸱枭从蛟龙身前低空掠过,毕雯珺附身抓住李希侃的手,把他一并带到鸟背上。

“哇啊啊啊救命我恐高——”

“不要吵,抓紧我。”

毕雯珺板着脸,面色冷峻,声音却很好听。李希侃闻言乖乖抱住他的腰,不敢朝下看。

 


是夜风雨交加,鸱枭背上载两人,空中盘旋得分外吃力。蛟龙昂首嘶吼,召唤几道天雷,鸱枭躲避不及,被闪电劈焦半边翅膀,随即失了平衡,一头往旁边栽去。

毕雯珺反手抖开魄帛覆在鸱枭背上,朝下面大喊一声:“新淳!”

“知道了!”

黄新淳念咒结印,催动方才奔走一番画好的释艮阵,以蛟龙为中心的周围半径十余米,缓缓亮起淡金色。

李希侃眉心忽然一阵剧痛,眩晕了几秒,再睁眼时,所见蛟龙多了一层虚影,龙首一处缺口微微发红。

李希侃实在疼得不行,只好抓着毕雯珺的手指过去:“那里……”

“什么?”

“龙头上有个疤!就是那里!”

毕雯珺顿悟,立即挽弓搭箭,孔雀翎在夜空直直划出一道星火,没入龙首疤痕。

蛟龙哀鸣着倒在释艮阵中央,不再动弹。

黄新淳正好结印完毕,阵法顿时爆发出耀眼光芒。金色的符文在四空漂浮旋转,将蛟龙死死镇住。

毕雯珺大喝一声祭出法器。

“灭诸怖畏,伏惟光明——”

法器悬在阵眼上空,一瞬间亮如白昼,底部照出一道光,将蛟龙收入。毕雯珺咬破拇指写就黄符,封印其上。

雨终于停了。

 


三人浑身湿透。鸱枭精疲力竭地降落,砰地一声化为细碎光点散开。黄新淳从黑猫背上跳下来,黑猫慢慢变回正常大小,舔舔爪子蹿到毕雯珺肩头。

毕雯珺:“?”

 

李希侃突如其来的头痛这时舒缓不少,就是有些累。

黄新淳看到他的时候愣了一下:“小侃?”

“淳淳,”李希侃之前已经听见毕雯珺喊他的名字了,“你们……”

 

毕雯珺:“???”

毕雯珺:“等一等,谁看见我的弓了?”

 

李希侃哦了一声:“刚还在呢。”

黄新淳点头附和:“对啊我刚才都见着了。”

 

“我靠,我弓呢?!”

毕雯珺一头的火,转身看见李希侃和黄新淳还在聊天,走过去把李希侃拉到身边。

力气略微失控,李希侃踉跄了半步摔进毕雯珺怀里,无辜地抬眼看他:“找到了吗?”

毕雯珺被他看得一顿,烦躁道:“不关你事。普通市民记忆消除,配合一下。”说着搓了搓手指,指尖隐约绽放数朵白莲,便朝李希侃眉心点去。

快要接触到的瞬间仿佛现出一道红痕,把毕雯珺的食指弹开了。

 

黄新淳走过去挡在两人中间:“雯珺你干嘛啊善后又不归你。”又回头跟李希侃讲小话:“他刚把传家宝丢了,要挨揍,心情不好,你别理他。”

李希侃宽容大度地点点头表示理解。

毕雯珺:“……”

 

“话说回来小侃也不是普通市民啊。”黄新淳对着李希侃左看右看,“阴阳眼?不像哎。”

“什么东东?”李希侃问。

毕雯珺在他身上连吃好几次瘪,面色不善又不好发作,最后道:“算了,把他一起带回去吧。”


 



TBC

02 Aug 2018
 
评论(8)
 
热度(116)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