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级保护废物
 
 

【毕侃】遥远的相似性(一)

那些蒲公英如何飞越大海。

渺小的,脆弱的,无依无凭的,尘世里的两株靛色蒲公英。途中的飞鸟游鱼和晨曦落日都不能使你们停下脚步。你不知道海风究竟往哪里吹,但你知道你们终会相遇。

在那一切到来之前,你得等。

你要等。



九月中旬,天还是有些热。

刚结束军训,大家互相熟稔起来,作业本与叫喊声在空中飞来飞去,吊扇开到最大档,卷起浮躁热闹的气息。少年们穿同款校服,眉眼间神采奕奕。

“超儿!作文写啥?”

“发班群里了!”

“星期一单词听写第几单元?第几单元?”

“Unit 2!别喊了快走吧!”


闹腾的教室里,李希侃伏案抓紧每分每秒写作业,余明君的催促源源不断地传来。这场博弈最终以笔被抽走盖上、习题被塞进包里强制中止。余明君一手拎着李希侃一手拽着罗正飞奔下楼。李希侃挣扎着,边跑边扯上书包拉链;罗正只穿了白色短袖校服,蓝白外套随意搭在胳膊上,一个不小心就被绊得踉踉跄跄。

日光已经斜下去了,照在教学楼外的红墙、肆意生长的爬山虎和满头大汗的少年身上,仿佛一位具有仪式感的见证者。十五岁的李希侃被余明君拉着跌跌撞撞奔向操场,那时他偶然抬头,看了一眼天上明晃晃的太阳,心中倏忽升起某种奇异的感受。

他好像应该遇见谁。


高一新生刚进校不久,迎来的第一个大事件就是社团招新。五颜六色的摊位从跑道这头贯穿那头,小毛孩们没见过这仗势,在操场上探头探脑地围观学长学姐为了抢人,各自拿出看家绝活。

被余明君带到地方的时候,李希侃和罗正都快没气儿了。

操场上人头攒动,吓得罗正顿时心生退意。刚巧一个朋友路过,说是饿了想去食堂看看有没有烩面,两人便勾肩搭背地走了。

“那谁啊?”李希侃问。

“14班的董岩磊,好像以前和罗正是初中同学吧。”余明君随口道,“走啊去找街舞社!”


其实根本不用找,主席台下方正中间最拥挤的就是。余明君和李希侃俩兄弟站在外围,仗着几分身高优势,勉强能看见里面街舞社的立牌。

余明君踮脚张望了一会儿,突然抓着李希侃疯狂摇晃:“我靠,朱正廷朱正廷朱正廷!”

“啥玩意儿?”李希侃被他甩得脑瓜子疼,半天想起来,“哦你那个偶像?”

街舞社社长亲自下场招新,移动音箱很大声在放ONE OK ROCK。沸腾的中心是朱正廷,看得出来只是即兴演出,然而那出众的长相和扎实的功底着实吸引了操场上大部分新生——尤其是女生。伴奏行到尾声,朱正廷一个完美前翻,空中线条干净凌冽,丝毫不拖泥带水地结束了表演。他校服下摆飞扬,露出隐约腰线和腹肌。

周围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

李希侃感觉有些耳鸣。他学过几年舞蹈,是跳得不错,但他只想找个安静冷清没有什么活动的社团写作业,周末就可以少带几本书回家,就可以多玩会儿电脑。

这是一个寄宿生最大的心愿,走读的余明君不可能理解的。

“小黑,加油。”李希侃拍拍他的肩膀,溜了。


各个社团所在摊位的中心程度似乎与人流量的多寡呈某种正比函数关系。他一路往跑道尽头走去,经过日语社还被热情的学姐塞了两个寿司,然后又路过了什么心灵社手语社模联社……哎?

恰时起了一阵风,斜前方迎面吹来一张草稿纸,直往李希侃脸上扑。他弯腰捡起来,抬头看见坐在那边的学长盯着自己,赶紧跑过去还给人家。

“……不好意思,谢谢了。”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嘛。”李希侃心想这学长的声音还蛮好听的,于是冲他眯起眼睛,开玩笑道,“学长,你们是写作业社吗?”

“差不多吧。”那学长也笑了,指了指桌上贴着的简陋白纸。

和草稿上的同款字迹,“天文社”。

“哇!”李希侃惊讶道,“真能看星星?”

“有天文望远镜,不过主要还是写作业。你要报名吗?”

李希侃胡乱点头,已经不确定这个学长到底是在逗自己还是真的耿直了,等到他起身找报名表时,李希侃终于看清楚那张脸。

“……不记得放哪了,你就写在这反面吧,姓名班级和联系方式……”他递过先前的草稿纸,俯身道。


身高差的缘故,讲话时气流扰动犹在耳畔,温柔得近乎密语。

李希侃一刹那懵了,感觉脑子里噼里啪啦的像在炸烟花,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一大片弹幕兵荒马乱地涌进脑海,只能节节败退缴械投降。

他眼角有一颗痣哎。

他好高啊。

他是不是离得太近了。


“高一(2)班李希侃……”

被念到名字的瞬间李希侃抖了一下,回过神来,像是某种受惊的小动物。对方看着他,又觉得好笑,于是伸手揉了揉他睡得乱七八糟的头毛。

……早知道出门前借下陆定昊的梳子。李希侃暗自悔恨,脸颊微微发红。


都怪这天气太热了。


“我是高二(1)班的毕雯珺。”对方明明站在树荫下,却好像在发光。

“欢迎加入天文社。”


但是要感谢那阵风。



一晃又是一星期过去了,招新之后,就该是正式的社团活动。李希侃那次在草稿纸反面留下了联系方式,当天晚上就收到了毕雯珺的好友申请,他惊了,看过去那么严肃正经招新都要写数学作业的学长头像竟然用蜡笔小新,还有几分可爱。简单打了招呼,毕雯珺又拉他进社团群。

群里没什么人说话,李希侃发了句大家好,挑了个乖巧的表情包。过了一会儿,毕雯珺又拉了两个人进来,然后通知了下星期社团活动的时间地点。

李希侃想了想,还是去戳毕雯珺的小窗。


笔直狐仔:【社长,我们没有考核的吗?】

Biiiii:【什么考核?】

笔直狐仔:【就,我同桌抢到了街舞社的报名表,但下周二还要面试呀。】

Biiiii:【没有。】

笔直狐仔:【噢噢好吧……】

Biiiii:【总共就三个人报名……你是第一个。】

笔直狐仔:【这样嘛哈哈哈!】

Biiiii:【行了去睡觉吧,下周记得来,别走错了。】

笔直狐仔:【好的社长!晚安社长!】

Biiiii:【嗯晚安。】


李希侃一边收拾文具和书,回头看罗正怏怏地趴在桌上玩笔盖,一边问:“你咋了?”

余明君抢答道:“哈哈哈他和董岩磊被话剧社看上了,分到的还是演员组。”

“玩得溜啊罗歪歪,”李希侃尽力不要让自己笑出声,“快去吧,好好准备演出啊。”

话剧社在学校还挺有名气的,逢年过节汇演必上节目,但他们社长不知为何特别热衷于反串,很是令一众演员头大。

“走吧走吧,希侃歪歪你们在哪个活动教室?顺路不?一起啊?”余明君要去跟偶像学舞,整个人都异常活泼。

“我在南楼……”

“对哦我看看教室,”李希侃掏出手机,“嗯?白楼……十楼?这是哪?”

当时根本没注意,怪不得毕雯珺上次特意说什么不要走错。

“白楼是行政楼啊,教师办公室那边,哇希侃你什么高级社团?”余明君惊了。

市三中可能不是最好的重点高中,但一定是最有钱的。整个校园强迫症似的对称分布,教学楼有南北两座,各五层,很古典的红砖外墙,夏天布满绿油油的爬山虎。正中央是十层高的行政楼,雪白雪白的,会反光,一进校门就能看见,特气派。三栋楼之间有走廊互相连接,形成一个建筑群。

“天文社……算了我去找超儿,你们先走。”李希侃抓抓头发,朝另一组喊道,“超儿!你要送作业吗?”

灵超吃着瑞士糖,蹦蹦跳跳过来:“要呀。”

“那顺便带我去下白楼。”

“好,你等等我。”灵超又蹦蹦跳跳回去,重新对了一遍练习册的数量,“走吧!”


走廊里弯弯绕绕的,李希侃帮灵超搬了一半作业,灵超在前面,嚼着糖含糊不清地回头讲话:“我刚开始那几天老是走错。”

“挨骂了吗?”李希侃想到语文老师凶巴巴的脸。

灵超摇摇头:“没呀,木子洋老师就是看着凶点儿,其实人挺好的。哎,到了。语文组办公室就在二楼,你从那边坐电梯上去吧。”说着把李希侃手上那沓作业接过来。

“行。”

李希侃站在电梯前面,按了几下,始终没有反应。

不……是……吧……


毕雯珺站在天文室门前,掏遍全身口袋,没发现钥匙。

这时他听见脚步声,楼梯间空旷又安静,一点点细微的声响都能被无限放大。毕雯珺想新社员应该还没这么早到,会不会是拿错了钥匙的黄新淳良心发现给自己送来了,于是走到扶手边低头望去。

李希侃气喘吁吁的,还差半层楼的时候实在爬不动了,攀着墙休息。

毕雯珺看他剧烈运动后面色微红,大概太热的缘故,校服最上方的两个扣子都解开了,就那么坦着,露出雪白的脖颈和锁骨,精致线条顺着没入宽大衬衫,忽然没由来地一阵紧张。

李希侃抹了把额前的汗,刘海也因此变得湿漉漉的,这时他正好抬头,对上了毕雯珺的视线。

“嘿嘿……社长你到这么早啊……”他眼睛弯弯的,像只小狐狸,“电梯坏啦!”

毕雯珺看着他,不明白有什么可开心的。

也不明白究竟是哪里传来的声响,像擂鼓,像雷鸣,在空旷的楼梯间里振聋发聩。

咚。咚。咚。咚。

李希侃听不见,依旧傻气地冲他笑。

咚。咚。咚。咚。

猛烈的,叫嚣的,动荡的,铺天盖地的,好像来自心跳。



丁泽仁把钥匙送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毕雯珺和一个小孩儿并排坐在楼梯口上埋头写作业这样的魔幻现实场景。

毕雯珺抬头,接过钥匙去开门,顺口打了声招呼:“大师兄,你不和正廷去街舞社?”

观测台闲置了一个假期,肉眼可见的微尘在阳光下飘着,地上也铺了薄薄一层灰。一架天文望远镜,一张桌子和几只椅子,再加上角落的沙发,就是社里全部家当了。

丁泽仁一副老实模样,说这不是给你送钥匙吗,舞蹈教室太远了懒得再跑过去,反正有蔡徐坤在,少自己一个也没事。

反倒李希侃有些紧张:“大……大师兄?是高三的学长?”

“不是,我同学,你跟着这么叫就行。”毕雯珺轻描淡写一句话,愣是给丁泽仁领悟出那么一丢丢近乎宠溺的意味。

是单身出了幻觉。丁泽仁甩甩脑袋,把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扔出去。直男人设不崩。


没一会儿另两个社员从走廊那头也进来了。大家之前已经在群里认识过了,今天也算是面基。

“我是范丞丞。”

“我是黄明昊,你们叫我Justin就好啦,然后可以叫他福西西。”

“不可以!”

看着两人轻车熟路地打打闹闹,李希侃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们不是爬楼梯上来的?”

范丞丞疑惑:“……这么高,爬什么楼梯,为啥不坐电梯?”

“电梯不是坏了吗?”

人精鬼精的黄明昊第一个反应过来,攀上李希侃的肩膀:“你从北楼过来的,对不?”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语重心长道:“你知道学校是严格对称分布的吗?北边有电梯,南边必然也有。”

李希侃:“……”

范丞丞精准补刀:“而且没坏。”

“靠……”李希侃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转头对毕雯珺道,“所以社长你一开始就知道了?我跟你说电梯坏了的时候你怎么不讲?”

毕雯珺憋笑憋得很辛苦:“你都爬十层楼上来了,再告诉你不是惹你伤心嘛。”

“没用了,现在也很伤心。”


少年人大概心性相似,垫两张报纸盘腿坐在地上,你来我往插科打诨几回,笑闹成一团,就是相见恨晚的好兄弟。

“难得有五个人,我们来打三国杀吧!”黄明昊提议。

话音刚落范丞丞手脚利索地从包里掏出一盒卡牌,李希侃天真地问你们老师不管的吗,呜哇我们班主任可凶了。

范丞丞一边分牌一边很自然地道:“我们国际班的啊。”

李希侃挪了挪位置:“打扰了。”

毕雯珺就笑了,顺手搭上他的肩,又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以表示与万恶的资产阶级划清界限的坚定决心。

丁泽仁还老实巴交地接话:“所以你们学费是多少钱啊?真的高二就出国吗?”

黄明昊点点头,报了个数字。

“……打扰了。”丁泽仁抱拳,也往毕雯珺和李希侃边上挪了挪。


毕雯珺亮出自己的身份牌:“主公,我选孙权吧。”

李希侃眼皮子抬了一下,放下手里本来要选的黄月英,想了想,最后拿了备选中唯一的吴将孙尚香。

范丞丞和黄明昊两个人玩起游戏来根本就是小学鸡,开局半分钟就跳了反贼,一个吕布一个貂蝉,黄明昊最大乐趣就是离间毕雯珺的孙权和丁泽仁的张辽,范丞丞无脑决斗,李希侃叹气心想幸好自己挑了个奶妈,不停给毕雯珺回血,玩得好生没劲。

菜刀队还是刚不过带奶队,毕雯珺先收了范丞丞的人头,拿下一血。黄明昊觉得形势不太对劲:“玩什么啊,怎么老打我们,大师兄还不跳内?”

丁泽仁沉默着看了他一眼。

范丞丞在一旁煽风:“Justin咱不管了,反贼可以输内奸必须死!转火大师兄!”

于是等李希侃干掉黄明昊的时候丁泽仁只剩一滴血了。

“主公上!收了他!”黄明昊转头就起哄,完全不记得自己的立场。

毕雯珺隐约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没来得及细想一张杀就打了出去。

丁泽仁幽幽叹气:“昏君……”

翻过身份牌大家都呆了,绿底黑字两个大大的“忠臣”。

李希侃拿手牌挡住脸,笑得歪倒:“哈哈哈哈对不起主公我才是内!这一手怎么说!”

毕雯珺五味杂陈:“……玩得好呀。”


亲手结果忠臣的主公遭到弃全手牌的惩罚,接下来就是虐杀了,李希侃装上攒了好久的诸葛连弩,突突几下送走毕雯珺,赢得最终胜利。

关键是这人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一双狐狸眼笑得都没了:“谢谢大家配合我的演出……”黄明昊抓起书包就作势要打他。

李希侃就嘻嘻哈哈地往桌子底下躲。

毕雯珺抬手挡住桌角尖锐的凸起,假意反省实则甩锅:“孙尚香和张辽,那我肯定是选择相信妹妹啊。”

丁泽仁咬牙切齿地把锅甩回去:“屁咧还相信妹妹,你关注过我吗?没有!小狐狸给你加了几次血而已,我才是尽职尽责脸T挡枪,现在来怪我忠臣不明显?”

观测台内一时乱作一团,这边吵吵闹闹那边打打杀杀,狭小室内充斥着人语和笑声。

“不要叫我小狐狸啦,好奇怪……”

“你已经没有发言权了!”

“天文社封杀李希侃!”

一只不知名的鸟掠过窗外,在云下留了一声长鸣,未见踪迹。



星期一的早晨总是让人发自内心抗拒。灵超都洗漱完了,剩下三个室友还在跟床板难舍难分。

“柚!今天晨会不是轮到你值周总结吗!芙!升旗!侃!哦你好像没事……”

高中住校的学生比较少,二班分到李希侃和灵超这儿就没人了,所以跟三班的尤长靖陆定昊同寝室。

尤长靖闭着眼睛把校服往头上套,反正只要念稿子,还有时间去食堂喝个粥再晃到主席台。真实睡过头的陆定昊就比较惨了,洗了把脸赶紧跑,连书包都没带。

灵超爬上去推了推李希侃:“我去买早饭啦,记得帮小芙拿书包,你吃什么?”

李希侃翻了个身:“鸡排……”

“大清早吃什么……啊我也有点想吃。”

尤长靖饿着肚子正刷牙,愤怒地朝这俩末日小V脸姐妹花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有些人从清早就开始吃垃圾食品还不长肉,而自己连香菇滑鸡粥都得换成青菜的。

李希侃迷迷糊糊补充道:“还要喝可乐……”

尤长靖:“打死你们!”


等到李希侃一前一后背着两个书包,拎着装芝麻糊的保温杯踩点溜进操场时,主席台上的尤长靖已经念到“奏唱国歌”了。灵超站在队伍最末,朝他招手:“这里这里!”

李希侃前天晚上熬夜追文,困得懵圈,猫着腰小心翼翼躲过班主任和巡视老师的视线,跑到灵超身后,强撑着眼皮看陆定昊和另外几个不知名同学升旗。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国旗和校旗都稳稳当当地到达终点,半个操场的强迫症都松了口气。李希侃戳戳灵超:“站直点儿,挡着我补个觉。”然后把头抵在他背上。

灵超拿着小甘背单词,第一节就是惨绝人寰的英语课。李希侃闷闷的声音又传来:“这么瘦,硌得慌……哎你是不是长高了……”

“中考量的182,现在可能184了。”灵超随口道,“单词背了没,一会儿听写呢。”

“没事我抄小黑的……”李希侃快要睡着了。

意识彻底沉沦前他听见有人发言,某个熟悉嗓音被质量不太好的麦克风放大后有些许的失真,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听过。


课间,后排的男生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世乒赛,邓烺怡回头喊人交物理作业,罗正如梦初醒,抢了李希侃的练习册来抄。

邓烺怡当个组长还要帮忙望风:“快点快点,等下班主任来了。”

李希侃啃着鸡排:“罗正这么早就放弃理化生啦?”

“我学文啊,怎么难道你不学文吗。”

“我觉得我可以再挣扎一下……”李希侃缩了缩脖子,不知为何突然想到每个年级的一班都是理科实验班。尽管文科才是三中的强项,但这几年学校明显把重心放在理科上。

……想这么多干嘛,高一就是要快快乐乐地抄作业打篮球喝可乐啊!

“对了希侃,刚在走廊上碰到尤长靖,”余明君从小卖部回来,众人一哄而上争抢零食,“他叫你中午陪他去广播站招新面试……喂!给我剩点!鱼豆腐我要吃的!”


面试时间还没到,广播站门前就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的新生,尤长靖一边啃小面包一边碎碎念:“怎么办怎么办我好紧张哦……”

“有什么紧张的,”李希侃给他递水,“不录选咱们尤腻腻还能录谁。”

“可是广播站的学长学姐都超专业啊,我不行我好慌……”

“那你再吃两个面包吧,反正灵超没在……”

人群窸窸窣窣地发出响动。

“好巧啊小狐狸,你来面试?”毕雯珺笑着,从后面拍了一下李希侃的肩膀。

“啊社长,我是陪室友来的。”李希侃没多想,以为毕雯珺来这边有什么事情,给他让了点位置走过。

然后听见广播站里另一个学姐喊道:“站长,就等你啦!”

毕雯珺应了一声,推门进去,转头朝李希侃道:“那你室友加油啊。”

“啊?”李希侃反射弧工作了好一会儿。

尤长靖瞪着眼睛看他:“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毕雯珺!”

“啥玩意,我们社长啊,天文社。”李希侃终于反应过来,“哦合着广播站也是他的。”

“李希侃你有事吗。”尤长靖道,“晨会的时候他都上去讲话了,你根本没听吗,我做总结你也不听吗。”

“灵超作证我听完你的part才睡的!你超棒!给全校师生留下绝美印象!毕雯珺算什么,明年广播站就是你的了!”

“不是你站人家门口这种话也小声点啦……”尤长靖忙捂住狐狸嘴巴,不能狐说啊,可不能狐说。




TBC

25 Jun 2018
 
评论(10)
 
热度(118)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