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玩跑跑姜饼人
 
 

【毕侃】冬季限定

李希侃第三次鬼鬼祟祟从天台那边的洗衣房摸着黑回寝室的时候,余明君终于忍不住从上铺坐起来,同罗正一起押着他会审。

“你是不是和毕雯珺在谈恋爱?”

李希侃视线乱飘:“没,没有啊。”

“再给一次机会,坦白从严。”

“就,正好,洗衣服啊。”

余明君一副鬼才信的表情,然而李希侃支支吾吾就不肯说,到底是拿他没办法,只好躺回去:“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又不会骂你,跟我们说句实话能怎么样。”


可毕雯珺会挨骂啊。李希侃关灯的时候这样想。

啪嗒一声,整个寝室陷入黑暗。



谈恋爱是真的没有谈恋爱。

倒不如说,是毕雯珺在追李希侃。


大厂里没有镜头的角落也就那么寥寥几个,不经意路过,有时能看见木子洋抽烟,有时能看见小鬼与朱星杰低声吵架,有时能看见林彦俊偷偷摸摸给尤长靖投喂小面包,有时能看见范丞丞和Justin小学鸡的打闹。

洗衣房通向天台,晚上没有灯,冬天的廊坊很冷。

那时就能看见毕雯珺和李希侃。

倒不是非要大半夜来洗衣服不可,用洗衣机的话,别的地方也有。

可是四周都是晾晒的被单,像一个安全隐秘的小小空间,风吹过时能闻见干净的香皂味儿,不远处练习室那栋楼灯火通明。

毕雯珺和李希侃就肩并肩靠着水泥墙,就着另一栋楼的灯光,小声讲话。

什么都聊,一旁的洗衣机脱水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毕雯珺就稍稍挨近一点,在李希侃耳边轻声说从前的事情。

他们参与对方的人生之前的事情。


只是有一点,穆佳乐不能提,毕雯珺一提就会挨打。



位置测评的时候李希侃很难受,跟着林超泽在练习室跳到半夜所有人都走了,准备睡觉时脚步一拐,不知怎么又去了洗衣房。

毕雯珺总是站在那里等他。

后来有一次李希侃想起这件事,就问为什么每次我来的时候你都在啊?

那时毕雯珺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就是知道你会来啊。“


就像我知道我从来不是单恋。


李希侃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其实对毕雯珺一见钟情。罗正没有余明君没有,毕雯珺也没有。



黑暗的天台里,毕雯珺低下头吻他。

李希侃象征性推了推,被毕雯珺捉住手,就不再动了。

毕雯珺看见他颤抖的眼睫毛,知道自己猜对了。

即使李希侃没敢说过一句喜欢。


但李希侃会在看见毕雯珺时笑得最开心,会不由自主地盯着毕雯珺的背影,也会在白色情人节找遍各种稀奇古怪的由头要毕雯珺同自己去全时。

于是那天就去了三次。

饭拍里他们穿着同款羽绒服裤子和鞋,分着戴一对耳钉,就像满大街的小情侣。

有时候毕雯珺觉得李希侃真是一只小狐狸,用他毛茸茸的尾巴不安分地挠在自己掌心,快要捉住时又逃了。


不要紧。

他可以做不喜欢玫瑰花的王子,为了金色的狐狸永远留在地球。



只是李希侃不给他这个机会。


忘了是哪次练习,李希侃正在和毕雯珺打打闹闹时,朱正廷过来把毕雯珺叫走了。

但记得临门前,朱正廷确确实实回头,看了他一眼。

那眼神并未带着恶意,或者说,明明就怀着歉意。

李希侃却像被刺了一下。

自那之后剪辑过的镜头就再没有了两人同框的身影。李希侃不是傻子,练习生这么多年当然知道规则,热度啊团魂啊,都是比个人情感更加重要的东西。为了梦想和未来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不能本末倒置。

或者说,不论是毕雯珺出现在李希侃的生命里还是李希侃出现在毕雯珺的生命里,都是错误的。

这份感情一开始就不该有。


李希侃从前过得太苦了,尝到一点点甜头就轻而易举地陷进去,几乎忘了来时的路。

也是他的私心,所以放纵自己沉溺。


是时候了,该回去了。


回到从前一直行进的正轨上,松开手,也放毕雯珺回去。

他是根正苗红的乐华七子,他大有光明磊落前途,不该平白无故和自己绑在一起。


有时候管理小姐姐不忍心,会偷偷把手机还给他们玩一会儿。

李希侃看见过,网上说他们是限定恋人。

限定这个词很好,很妙,很精准。

他没有再去过洗衣房。


期限是这个冬季。

春天快要到了吧。



毕雯珺知道,什么都知道。

比如李希侃看上去软绵绵的困呼呼的,每天都睡不醒,笑起来一双狐狸眼,天真又稚气,话还特别多,其实内里比谁都坚定。

他十六七岁独自远赴海外,漫长孤独的练习生涯中早已把人生规划了无数遍,事到如今只能继续前行。

唱歌,跳舞,拍戏,代言,什么都好。他是为舞台而生的,天生就该站在那里发光。

但李希侃没有预料到毕雯珺。

没有预料到在即将二十岁的关头,在为出道铺路的这场首次热身里,会遇上毕雯珺。

既然遇上了他,怎么能不爱上他。

可是李希侃自己不允许。



毕雯珺全部知道,只是不甘心。

鱼和熊掌,凭什么不可以兼得。



日历一页页撕掉,最后的公演近了又近。

李希侃当然更喜欢Mack Daddy,被叫到名字上去选择曲目的时候,他想,最后一次。

It's OK副主唱3。

毕雯珺隔着人群看了他一眼。

It's OK副主唱2。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的舞台,算是有始有终。



直播之前,李希侃在后台碰见了回来大合唱的余明君。

他知道的其实挺多,不知道的也很多。

比如,“你明明也喜欢毕雯珺。”

比如,“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选择了演艺这条路,注定就要活在镜头和聚光灯下。在一起吗?地下恋情吗?被曝光了呢?公开吗?那会遭到什么,恶意中伤还是流言蜚语,甚至雪藏封杀?小黑,我不能拿不确定的未来要他跟我一起面对。”

“如果不能和他一辈子,那就不要了。”


余明君听出句末带着的哽咽,别过头去。

说到底,理智的、决绝的李希侃,也是睡觉爱蜷缩成一团没有安全感的李希侃。

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是自己被爱的。

所以像几岁大的小孩子,明明视若珍宝,却还要哭着把玩具拱手让人,说不需要。


可是如果他愿意和你一起面对呢。

这句话余明君最终没有问出口。



Jeffrey是呆,但不是瞎。

左右两束炽热的目光旁若无人地越过他抵达各自所追逐思念的另一头,偏偏两位当事者还以为隐藏得很好,剩他一个人在视线交错里焦灼。

喜欢和咳嗽是藏不住的。Jeffrey想。

有谁不喜欢谁吗,不存在的。



最终结果在大家意料之中,没有进出道位,李希侃反而松了一口气。

结束了。

他的比赛也好,他的爱情也好。

都结束了。


毕雯珺穿越人群抱住了他。

六秒后李希侃低下头,在毕雯珺的质问到来之前开始讲道理。

“……我不是要你在梦想和我之间进行选择,根本就没有这道题。”李希侃说得很慢,似乎这样能让心肠硬一些,“不想实现梦想的话,何必到这里来呢。理智一点,毕雯珺,你知道的,我们之间只是个短暂的错误,现在修改过来,回到你的队员身边去,才是……”

“不是短暂的,更不是错误。”毕雯珺打断他。


“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


因为书上都写着呢。

小王子终究要回到B612星球。



他们是世界末日前的限定。



麦锐当天晚上就派了车把少年们接回去。

李希侃靠着车窗想,别哭。


那些当然都是很美好的事。

一起努力呈现出的舞台、悠悠球教学不经意触碰的手、白色情人节三趟的全时、镜头前所有小心翼翼的视线交汇、后台补觉共享的羽绒服、天台的窃窃私语、黑暗里的无数次互相依靠、洗衣房的吻,还有很多很多,回忆不及万分之一。

但那些,也都是过去的事。


随着那个冬天一起,再也不会回来。


祝我们星途光明,前程似锦。

谢你赠我年少朦胧欢喜梦一场。

可是梦总要醒。毕雯珺。


我喜欢你。

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经年以后,再想起我们梦想起始的地方,能记得是我和你互相扶持走过籍籍无名。

是毕雯珺和李希侃。

就足够庆幸。




END

07 Jun 2018
 
评论(9)
 
热度(98)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