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一发复健

“我在云归山下捡到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陈果俯身取过温好的酒,给黄少天斟了一杯。素来口齿伶俐的剑圣不发一言,眼底映着窗外漫天飞雪。

“他浑身都是血,却邪也不见踪影。最要命的是正中背心的那处箭伤,箭杆被他折了,箭镞淬了毒,往内足有一寸半。”陈果不慌不忙地饮了口酒,平淡得就像在讲一个与她无关的故事。

“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他是叶将军,只是觉得这样都没死,该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后来我看见他的将军令上刻着嘉世叶修,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陈果嘲道,“从小听着他的传奇故事长大,第一次亲眼见到,却是这样狼狈不堪。我那时想,原来他也是人,不是神啊。”

黄少天仍旧沉默,握着玉盏的手骨节泛白。他最了解叶修,那人手中战矛,只会令敌人闻风丧胆,从未对追随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设防。而那支凛风正中他背心的箭,只可能来自他最亲近最信任的人。

“剑圣你猜猜,他身受重伤时,嘴里念叨着什么?”陈果笑吟吟地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不假思索道:“千机伞?”

“见晚亭。”陈果摇摇头,笑意更甚。

黄少天眼神中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而后是颤抖,酒杯都快要拿不稳。


——见晚晴如旧,交疏分已深。

“叶将军说……有人在见晚亭等他喝酒。”

——烟水数年魂梦,何处可追寻?

那个夜里,黄少天独自在见晚亭,等叶修等到天明。特意带去的两坛酒,又原封不动地带了回来。

——晓也星稀,晓也月西沉。

他以为叶修在庆功宴上喝得太开心,忘了赴约,生气地回到蓝溪阁,这才听说嘉世军在回程路上突发叛乱的消息。主将叶修,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晓也雁行低度,不会寄芳音。


“他在哪里?!”

“走了。”窗外雪势渐小,陈果又自斟一杯酒,答道:“回京城。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又如何会坐以待毙。”

黄少天立即道:“谢过老板娘,告辞了!”说完火急火燎地就要上京去。临行前急忙补充道:“老板娘以后遇上什么事,只管来找蓝溪阁就是!”

陈果微笑,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儿,楼梯上走下来一个人。陈果翻着账本,头也不抬地道:“堂堂剑圣,没想到真跟你说的一样,这么好骗。”

“魏琛和喻文州把他保护得很好。”叶修走到陈果面前,道:“我也该告辞了,伤好的差不多了。”

“个屁。”陈果说:“这才几天啊?”

这时唐柔从外面回来,脱下斗篷,露出怀中的一个灰色包裹。

“叶将军,我帮你找到了。”

叶修接过包裹,道:“多谢唐姑娘。”

陈果摆摆手,一副懒得管的样子:“滚吧滚吧,我也拦不住你,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倒在路边,我绝对不救你了。”

叶修说:“老板娘,再借匹马呗?能跑到京城就行的。”

陈果:“……”

半年前,叶修出征时,却邪反射着京城上空的明晃晃的日光,身后千军万马。如今霜雪满天,他却是孤零零一人,和一匹杂得连颜色都分辨不出的马踏上归程。

最后,叶修低声道:“……谢谢。”

陈果挑眉反问:“谢我作甚?”

叶修笑道:“谢老板娘刚才在剑圣面前给我留了几分薄面。”

陈果会意,也笑道:“应该的。”

先前陈果告诉黄少天,叶修身受重伤,心心念念的还是见晚亭的约定。

可是昏迷不醒之时,如何能记得那么多,又如何能说出“有人在等我喝酒”这样完整的一句话。

没有见晚亭,没有酒。叶修所念的,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名字。

“少天。”

“少天。”

“少天……”

生死之间、命悬一线,在他残存的混沌意识里,只有那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盖情深之至也。




END

14 Oct 2016
 
评论(11)
 
热度(84)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