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 我看了四十三次日落
 
 

【忘羡】却见长安

CP:忘羡/追凌/曦瑶

————————————————————————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

魏无羡以一种清奇的姿势坐在小苹果上,怀里还抱着块饼喀嚓喀嚓地啃。

蓝忘机走在前面,他身上与生俱来的俊雅气质就算牵着驴也不损少半分,路上总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看。

魏无羡就得意地晃脚,心道:这我男人,今天高兴,让你们瞧瞧,就不收钱了。

没一会儿,魏无羡坐不住了,喊道:“蓝湛,看我!看我看我!”

蓝忘机驻足回头,小苹果没刹住,一头撞上了旁边的树木,于是驴尾巴十分不满地狂抽背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没理它,在蓝忘机反应过来之前,伸长手把一朵粉色芍药插在了他的鬓角。

蓝忘机:“……”

魏无羡捧腹道:“蓝二哥哥真好看!”

见他不作声,魏无羡滚到蓝忘机怀里,不依不饶:“这么好看的蓝二哥哥,赏个亲亲呗?”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把人抱回驴背上:“坐好了,别闹。”末了,在魏无羡耳边低声道:“晚上再收拾你。”

魏无羡很浮夸地捂住胸口:“哎呀,人家好怕怕!”

最后那朵芍药还是戴在了小苹果头上。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刚过未时,太阳还明晃晃地挂在天上,街边集市仍很热闹。

魏无羡被晒得有些晕乎乎的,不太能分清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他听见旁边有小贩正叫卖着各式玩具,忽然道:“……温苑可喜欢这些了,你走后他还总缠着我问那个买东西的哥哥去哪了呢。”

半晌他反应过来:“瞧我这脑子,他如果还活着,有十五六岁了吧。”

蓝忘机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他走到摊贩那边,过了一会儿,拿着一只木蝴蝶回来了,塞到魏无羡手里:“给你玩。”

魏无羡哭笑不得:“你当我是几岁啊?”

“三岁?”

这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群熟悉的蓝白身影,可不正是蓝家那群小辈。魏无羡定睛一看,还发现了中间被簇拥着的温宁。

“含光君!魏前辈!小苹果!”那边眼尖的蓝思追也看见了他们,兴奋地跑过来。

“哟,这么热情啊。”魏无羡从驴背上跳下,顺手揉乱了蓝思追的头发。温宁离他有点远,有些不好意思地向他打招呼:“魏公子。”

魏无羡笑着调侃道:“你们还敢跟鬼将军玩,不怕回去老古董罚你们倒立抄家规啊?”说着还模仿了一下蓝启仁凶恶的样子。

“嘿嘿,习惯了习惯了。”小辈们纷纷道。

蓝景仪就问:“哎,魏前辈,你们也是要去云梦么?”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魏无羡奇道:“云梦?去云梦干啥?”

蓝景仪:“咦,你们不知道吗?就是大小姐要继任金家宗主那件事啊。”

魏无羡更奇怪了:“那也应该是在兰陵啊,有江澄什么事!”

蓝思追接过话:“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大家一起吃吃饭,金凌喊我们去,我们就去了。”

这时旁边一直没作声的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你想去?”

“去!为什么不去?当然要去!”魏无羡愤愤然道:“江澄那小子出息了啊,这么大的事都不叫我了!”

温宁弱弱地提醒他:“那个……我觉得江公子不是故意的,主要是你成天在外面晃荡,连我有时候都很难找到你啊。”

魏无羡:“……啊,是这样吗。”

于是一群人结伴浩浩荡荡地向云梦进发了。由蓝家的小辈们打头阵,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和魏无羡走在后面,温宁则跟在最后。

魏无羡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温宁聊天:“哎,你跟那群小孩子挺合得来嘛。”

温宁仍是害羞地笑笑:“他们……都对我很好,把我当朋友。”

之前不论是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没有过朋友。



【长江悲已滞,万里念将归。】

第二天日近晌午,一行人才到了云梦。

江澄正忙里忙外准备晚上的宴会,蓝思追上前打招呼:“江宗主。”

江澄见是他,转身就朝里面喊:“金凌!你客人来了!”然后他转过头来,这才看见了隐藏在蓝白色中的魏无羡。

江澄冷哼一声:“魏无羡,你倒是有脸来。”

魏无羡摊摊手:“你说说,我怎么没脸来?”

江澄:“你就不怕我一紫电把你抽出去?”

魏无羡:“我不怕哎,怎么样,勇敢吧。”

众人内心:……

温宁内心:今天这是怎么了,魏公子脸T啊,把我身上的火力都引走了。

蓝思追一脸惊恐地问刚出来的金凌:“他们俩什么毛病?怎么一见面还说起相声来了?”

金凌同样也是一脸惊恐:“我怎么知道!难道是因为蓝忘机和温宁都在,舅舅觉得打不过,只好改为斗嘴了?”

蓝思追:“……他们几岁啊。”

金凌:“我看三岁,不能再多了。”

后面蓝景仪等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蓝曦臣拎着两坛天子笑冲上了山。各家派来镇守的修士们见是他,也没人敢阻拦。

山顶上空荡荡的,只立着一块不大的碑。九重地底下,封着他的结拜兄弟。

蓝曦臣觉得头又隐隐作痛,索性抄起一坛酒,大口尽数饮下。喝完他若无其事地擦擦嘴,拎起另一坛,扬手将它狠狠地摔在石碑前。

众修士只听闻蓝宗主温文尔雅,眼中笑意能化开凛冬冰雪,哪曾见过这样的他。一个二个都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半晌,蓝曦臣沉声道:“……你倒是痛快。”

不清不楚的一句话,也没人听懂,只怕蓝曦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他说完后缓缓闭上了眸,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

围观修士A:“……蓝、蓝宗主他怎么了?”

围观修士B:“不知道啊……”

围观修士C:“……好像是睡着了?”

围观修士D:“我听说云深不知处禁酒欸……”

围观修士E恍然大悟:“蓝宗主是不是醉了?!”

妈的,这种反差萌是怎么回事啊。一干修士默默捂心口。



【一阕声长听不尽,轻舟短楫去如飞。】

莲花坞这边,江澄和魏无羡还在剑拔弩张。

旁边的侍女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们:“……那个,江宗主,晚膳要用的银鱼不够了,您看是不是……”

江澄很没面子地挥挥手:“你们自己看着办,不要这种事都来问我!”

魏无羡一听来劲了:“嘿,这还不简单,云梦泽里到处都是,我带你们抓鱼去!”

江澄就瞪他。

然并卵。蓝家小辈们在云深不知处被管得严,好不容易出来撒欢,自然是纷纷响应。就连金凌大小姐都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

金凌:“哎,舅舅,我们保证日落之前回来,晚上就有的吃了!”

江澄冷哼一声,算是同意了。

于是魏无羡带着少年们又浩浩荡荡地出发,分组坐上了捕鱼的小船。

魏无羡很有经验的样子蹲在船尾撒网。金凌看他一眼,又看他一眼,慢吞吞地往船尾蹭。还没想好怎么开口,魏无羡就问:“大小姐,有什么事啊?”

金凌听见那个称呼就一记眼刀飞过去,可想了想,自己又打不过他,更打不过蓝忘机,只好作罢。

“……那个,我想问你……”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金凌几乎是面红耳赤地跟魏无羡讲明了来意。魏无羡有心逗他,道:“恕我直言,你的舅舅恐怕要打断你的腿。”

金凌:“不然我为什么先跟你说!”

魏无羡见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笑道:“哎,别急嘛,我先猜猜……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蓝思追?”

金凌一脸卧槽被看穿了吗。

魏无羡则是一脸你还是太年轻了。

事情很简单,金凌喜欢蓝思追,但他不知道死给怎么搞,舅舅肯定也不准他搞,金凌只好来问状似很有经验的魏无羡,死给究竟怎么搞,舅舅究竟怎样才不会打断他的腿。

魏无羡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有我这个大舅在,你小舅绝对不敢对你怎么样。”

莫名其妙就被降级的江澄打了个喷嚏。

魏无羡热心地给他出谋划策:“我觉得你得和思追一起去跟江澄讲,显得比较诚心,打动他的几率也更大一点。还有就是……”

金凌懵逼:“可是蓝愿还不知道这件事啊?”

“什么?你还没给人家表白?”魏无羡恨铁不成钢:“不要怂,单纵就是干啊!”

金凌迟疑道:“我……得先跟他讲?”

魏无羡:“还不快上!”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蓝思追在另一条船上。金凌几次想着等两条船靠得近一点的时候跳过去,都失败了。

蓝思追注意到他,笑道:“阿凌你别动,我过去吧。”说着单手撑着船舷衣袂纷飞,就站在了金凌面前。

金凌内心:啊,好帅。

金凌内心:……等等,他怎么知道我是过去找他的?

“阿凌,有什么事吗?”蓝思追道。已近酉时,太阳就要落下去了,他身后的晚霞在湖面上无边无际地燃烧。

金凌故作镇定道:“本、本公子有话同你说。”

蓝思追眼里笑意更甚:“嗯,你说。”

他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大概是因为姑苏也是那么温柔的一座城。沉稳而内敛,旧城门藤葛垂垂,山寺晚钟鸣声声。蓝思追会用很好听的声音叫他阿凌,在夜猎遇到危险的时候把他护在身后,还有金凌抱着父亲留下的剑委屈得哭起来的时候,也是蓝思追在安慰他。可金凌却忘了,蓝思追也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他还有一把剑,还有金江两家护着他,蓝思追有什么呢?

这个人什么都好。金凌想。如果……

“蓝愿。”金凌下定决心,郑重道:“我心悦你。”

如果他也喜欢我的话,那就更好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抱歉,阿凌,你这样有些突然……”

他是要拒绝了吗?金凌有点难过。他连被舅舅打断腿的心里建设都做好了,却没想过如果蓝思追不同意怎么办。

或者,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去想。

那现在要怎么办呢?金凌忽然感到一阵委屈涌上心头,鼻子酸酸的。现在跟蓝思追说哈哈哈本公子刚刚是逗你玩呢还来得及吗?

可是并不是开玩笑啊。

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个人啊。

“阿凌一番心意,我身无长物,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的。”蓝思追揉揉快要哭出来的金凌,道:“不如,我这抹额送你如何?”

金凌:“……啊?”

他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无辜的样子,泪水也没来得及收回去。眉间一点朱砂,衬着夕阳,倒更添了几分可爱。

蓝思追最终还是没忍住,笑着伸手把人揽到怀里。

轻舟飞鸟,落霞长空,天地二人。

金凌被吻得懵逼:???我不是被拒了吗?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魏无羡看着他们很惆怅,觉得自己没有十六岁的时候和蓝湛在一起真真是白活了。又想起那三十多道戒鞭,忽然很想抱抱他。可蓝忘机并没有和他们来抓鱼,于是魏无羡决定,等下一见面就要扑到他身上。

这时蓝景仪划船靠近他们:“马上回去啦,思追你……”说到一半才注意到两人正用舌头狂甩对方的嘴唇,剩下的话给硬生生吞回去了。

欧阳子真感叹:“啧啧,他今天真是抓到一条大金鱼噢。”

蓝景仪:“……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思追……”

本来只是出来抓银鱼的,少年们哪管那么多,抓到什么是什么,蓝景仪就钓上了一只又大又肥的鳜鱼。魏无羡则收获更多,用渔网网了一大袋。只有那两个谈恋爱的什么都没有。

蓝忘机早在岸上等着他们。待船停稳,他伸出手去。蓝景仪还以为他要帮自己拎鳜鱼,一边递给他一边受宠若惊道:“谢谢含光——”

那“君”字还未出口,只见蓝忘机的手越过他,接下了魏无羡的渔网。

魏无羡飞身扑过去:“蓝二哥哥——!”

蓝忘机一手拎着渔网,一手稳稳地接住了魏无羡,这才疑惑地看向蓝景仪:“……嗯?”

蓝景仪尴尬地收回手:“呃,没什么。”

目睹全过程的欧阳子真笑得快断气了,同情地拍了拍蓝景仪的肩膀。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回去的时候,各家的宾客也差不多来齐了。魏无羡随意地扫了几眼,看见不少熟人。

聂怀桑闲得慌,代表清河聂氏来了,金家倒是来了挺多金凌的叔叔辈。其余还有几个世家,魏无羡只觉面熟,想不起名字了。

宴席设在莲花坞的水榭里,还没到荷花开的季节,池里只有安静游着的红鲤。

为了照顾远道而来尤其是姑苏蓝氏的客人,江家特色变态辣火锅改成了鸳鸯锅。江澄左右两边各坐着金凌和魏无羡,这两人身边又是蓝思追和蓝忘机,有一种奇妙的对称感。

江澄起身举起酒杯,说了一大堆客套话,其他人又回了一大堆客套话,魏无羡一句也没听进去,光惦记着面前那坛天子笑去了。最后终于等到大家都坐下来,他二话不说就伸手拿酒,却被蓝忘机拦下。

“先吃点东西。”声音清冷,却是不容拒绝。

“蓝二哥哥,我就喝一点嘛,一点点。”

“不行。”蓝忘机懒得跟他讨价还价,直接给他夹了几筷子菜。

“咳咳。”江澄压低声音道:“这么多人,你们注意点好吧?”

蓝思追不好给金凌夹菜,就在一边叮嘱他少吃上火的,少喝酒。

江澄内心:……魏无羡那个死给就算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魏无羡:科科。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宴过中旬,江澄给金凌使个眼色,金凌于是端着酒杯站起来,清清嗓子,道:“各位,从今天起我金凌就继任金家宗主……”

完了蛋。金凌眨巴眨巴眼睛。忘词了。

舅舅说要给他们个下马威,道理我都懂,可是我不会啊???

席间金家那几个长辈已经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们就盼着金凌出错,好抓住他的把柄,独揽大权。

蓝思追在底下轻轻握住了金凌的手。

这时候魏无羡忽然把酒坛一摔,醉醺醺地站到椅子上,豪气冲天道:“你们都给老祖我听好了!!!”

除了蓝忘机还是一张毫无波澜脸,在场所有人都被他震慑住了。魏无羡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继续道:“我从小被江氏收养,江澄是我兄弟,他侄子就是我侄子。金凌年纪还小,大家多担待担待。”

他抽出腰间陈情,一个一个地指着在座宾客威胁道:“若是有人为难他,无论是谁。”指到那几个金家人的时候,多停顿了一会儿,眼中有凛冽杀意,但顷刻又恢复朦胧醉眼:“无论是谁,都是跟我夷陵岗过不去。”

魏无羡两眼一闭往后倒去,仿佛终于被醉意击败,却还是不依不饶道:“……和我夷陵岗过不去的,蓝二哥哥你要帮我打他啊!”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最后那句话竟是带上了些撒娇的意味。

蓝忘机接住倒下的魏无羡将他抱起,向在座宾客微微颔首以示歉意。

那几个金家人面色惨白,他们确信刚刚在魏无羡眼中看见了杀机。而其他人则了然地笑道:“没想到海量如夷陵老祖也会醉,含光君快带他去休息吧。”

江澄神色复杂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蓝思追握紧了金凌的手。

魏无羡没醉,魏无羡很清醒。

在他看见那么多来自世家的宾客时,他就明白了这次宴会的目的。

金凌年纪轻轻就继任家主,正需要立威。而与金光瑶同辈的很多人自然是不服的,江澄特意请了这些人来,是想给个警告。由于他们没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江澄也不好先翻脸。

但魏无羡不同。

他不来自哪个世家,更不怕得罪谁。早在他坠入乱葬岗修炼鬼道之时,就没有什么能让他害怕了。

他是夷陵老祖。虽然他本人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号,被献舍后更是只专注于撩蓝湛谈恋爱,但他还是夷陵老祖。

如果那些人不止于动心思而是开始动手了,一切都为时已晚,金家会怎么样还在其次,首先会陷入危险中的,是金凌。

魏无羡必须早早断了他们的妄想,于是就有了刚才宴会上的一出。

而所有的这些,蓝忘机都明白。

魏无羡任他抱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幸甚。

世上有这样一个人,你心里想的,他都明白。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忽然有家仆来道:“江宗主,蓝宗主来了。”

大家纷纷奇怪:“泽芜君不是在闭关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江澄也站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家仆满脸一言难尽:“……你等下就知道了。”

然后大家就看见被两个修士架着走过来的蓝曦臣,还是睡着的。

众人:“……”

修士A站出来解释来龙去脉:“蓝宗主在山上喝醉了睡着了,我们想这样让他站在那也不是办法,正好离云梦比较近,就把他送到江宗主这儿来了。”

修士B:“就是这样,喵。”

江澄:“……”

江澄挥挥手,吩咐道:“快带泽芜君去休息,再叫厨房准备些解酒的给他送去。”

这时蓝曦臣忽然睁开眼睛,茫然地望望四周,看见了不远处的金凌。

“……瑶……”

金凌:“什么?”

蓝曦臣摇头:“没什么。”又睡过去了。

此时月上梢头,宴席也该散了。江澄去给客人们安排住处,金凌就一直跟在他身后。

江澄莫名其妙:“你干嘛?”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金凌往江澄身边蹭啊蹭,停在了大概五步远的地方:“……舅舅,我和你说个事。”

江澄:“说就说,离那么远干嘛?”

金凌:“我怕你打断我的腿……”

江澄:“没事,过来说吧。”

“那、那我就说了啊……”金凌走过去几步,咬咬牙,下定决心道:“舅舅,我喜欢蓝思追!”

江澄:“……”

金凌看着仿佛石化了的江澄,有点慌:“……舅舅?舅舅你还好吗?”

江澄反应过来,怒抽紫电:“臭小子学什么不好非要学魏无羡那个死给!你信不信……”

金凌一脸英勇就义:“你不就是要打断我的腿嘛!就算你打断我的腿我也喜欢他!”

江澄被呛了一下。

江澄顷刻恢复战斗力:“你信不信我打断蓝愿的腿!!!”

那边蓝思追慌了,他才一小会儿没跟金凌待在一起,这傻孩子就迫不及待地跑来出柜了。

江澄很生气,这可如何是好。

江澄还要打断他们的腿,这可如何是好。

情急之下蓝思追冲上前拦住江澄,大喊:“舅舅,手下留人啊!”

“谁特么是你舅舅!!!”江澄气得漏电,不小心手一抖,紫电就朝着金凌甩出去了。

金凌瞪大了眼睛。

他没想到江澄会真的动手。更没想到,蓝思追会挡在他面前,硬生生挨下这一鞭。



【豫有相思意,闻君琴上声。】

蓝思追捂着肩膀,脸色惨白,仍坚持道:“江宗主,您先莫怪阿凌……”

“蓝思追!你不要命啦!!!”金凌反应过来,大喊着扑向蓝思追。紫电这等灵器,挨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蓝思追想把话说完,却被金凌强行拖走了。

江澄一人被留在原地:……这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金凌气鼓鼓地找了药来给蓝思追包扎,只是他从小娇生惯养,替人包扎伤口这事从未做过,免不了有些笨手笨脚的。

蓝思追什么也没说,微笑地看着他。

“你这呆子,紫电与我认了主,本来舅舅手抖甩我身上也没事,你非要往前凑!”金凌手上包扎,嘴也不闲着:“……你看什么看,本公子脸上有花吗!”

“没有,但我家阿凌可比花好看多了。”蓝思追笑意盈盈。

“谁、谁是你家的!”金凌红了脸,遂低下头不再讲话。

蓝思追忽然问:“阿凌是在担心我?”

不等他回答,蓝思追继续道:“阿凌这样担心我,我心里很高兴,一点都不疼。”

金凌抽了抽鼻子,整个人钻到蓝思追怀里,闷闷道:“……你以后要是再敢……”

蓝思追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轻声道:“嗯,我知道的,不敢了。”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蓝曦臣醒来时,只觉昏昏沉沉,头疼得很。

他想了半天,才回忆起一些零星的片段,知道自己是在莲花坞了。

窗外月色很好,蓝曦臣决意出去走走。一来可以醒醒酒,二来,如果见到江宗主,也可以向他表达感谢。

蓝曦臣想起从前无数个秉烛游的夜晚,那些时候,都有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

金光瑶死后,蓝曦臣总是不可抑制地想起他。想起他们初见时,云深不知处被温家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蓝曦臣头一次那么狼狈,金光瑶却还是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后来他们各自成为宗主,到现在天人永隔。那些年少时深藏的心事,忽又争先恐后地破蛹而出。甚至他醉眼朦胧时,只是看见了金凌眉间朱砂,就下意识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可是迟了,都迟了。

蓝曦臣想他是个那么怕冷的人。从前冬日一同出游,金光瑶穿再多都还是一直喊冷,自己无奈脱了外袍给他裹上,换来聂明玦瞪着眼一顿教训。他老老实实挨完训,趁大哥不注意回头对自己粲然一笑,连天地万物都失色。

可如今,不知那九泉之下,究竟是暖是寒。

阿瑶,可寒?



【灯前一觉江南梦,惆怅起来山月斜。】

江澄心里苦。

发小假醉撒酒疯,然后被他男朋友抱走了。

手抖不小心伤了外甥的小男朋友,然后外甥扔下他和小男朋友跑了。

隔壁的宗主在山顶睡着了,然后在他家里思念故去的男朋友。

江澄决意改名为江苦吟。

江澄对自己说:加油,你是这部剧中最重要的角色,你要坚强。毕竟,如果没有你,这里就只有死给了。

温宁:“……”

温宁内心:不,还有姐控啊。

江澄看见路过的温宁,愣了一下,道:“……魏无羡不在这里,跟蓝忘机走了。”

温宁被吓了一大跳。怎么回事?江宗主今天见到他竟然没有三毒出鞘紫电挥舞?究竟发生什么了???

温宁迟疑地朝江澄略一点头,转身就想走。

江澄想好不容易看见个不是死给的,而且同为姐控,还是对他友好点吧。

于是他说:“……谢谢你。”

温宁离去的背影顿住了。这个动作他做起来有些僵硬,但他还是回过头,对江澄笑了笑。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魏无羡心安理得地被蓝忘机抱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哎,放我下来,我们去祠堂。”

“做什么?”蓝忘机仍记得上次他们来时,被江澄冷嘲热讽的事。

魏无羡脸上罕见地有些绯红:“……你记不记得之前我们一起上香来着?”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继续道:“当时我跟江叔叔和虞夫人说,这就算拜过天地和父母了,最后一拜我先欠着,以后再补。”

“你那个时候……”蓝忘机心中一动。

“是是是!我那个时候就在想这个!”魏无羡心中小九九被戳破,忙道:“快拜快拜,等下江澄来了他又要牙酸。”

两人在江枫眠和虞紫鸢的灵位前站定。

魏无羡用余光偷偷看蓝忘机,他还是一幅纤尘不染的样子,却那么认真那么虔诚。

一拜天地——

魏无羡想我身边这个人怎么这么好,哪都好,特别好。

二拜高堂——

他等了我整整十三年。不知道那些日子,他一个人,是怎么过的。

夫妻对拜——

幸好,我没有错过他。

——礼成。

最后一次起身时魏无羡有些头晕,恍惚就向前倒去。可他还是美滋滋地想,从此以后蓝湛就是我的人了,谁也抢不走。

蓝忘机抱住魏无羡,在满室烛火摇曳中,安静地吻着他。



【天上隔年期,人间长别离。】

这个吻难舍难分,好一会儿,魏无羡才反应过来这还是在祠堂里,赶紧推开蓝忘机道:“走走走,饿死了,我们去找点吃的。”

“嗯。”蓝忘机看着他,满眼温柔都要溢出。

待他们离去后,江澄沉默着从祠堂外走进来。

他心说魏婴,我还真来了,不过这次不想找你打架,也没有牙酸。

他找了个蒲团跪下来,取了三支线香,在烛火上燎了燎,对着他爹娘的灵位拜了六次,然后把香插在灵位前的铜鼎里。

江澄就这么沉默地跪了半晌,许久他才缓缓开口:“爹、娘,是我。”

“当上宗主这些年,我忙得脚不沾地,还有个半大的金凌要管,没怎么来看过你们。反倒是魏无羡,这段时间都来了两次。”

“你们刚刚都看见了,他跟那蓝二挺好的。”

“金光瑶一死,世道太平了许多,只是金凌肩上的担子也重了许多……哎,说起那臭小子,他也跟蓝家的好上了,都是魏无羡带的头……”

江澄揉揉眉心,烛火闪烁,映得他倦容深深:“不过我看那个蓝愿对他挺好的,随他们吧。改天我叫金凌把他带给姐姐看一眼。”

他长长地叹气,似是要把这么多年堵在心口的郁结通通抒发出来。

“挺好的,都挺好的……”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虽然有点晚了,但莲花坞外还是很热闹,到处是卖吃食和各色小玩意儿的。

“老板,来张饼,要变态辣!”魏无羡冲向卖饼的小摊。他想了想,又道:“再来张不辣的。”

魏无羡沿着长街一路吃吃喝喝,时不时逗逗别人家的小孩子,狐面铃铛之类的小玩意儿也买了不少。蓝忘机安静地跟在后面,看他神采飞扬,一如当年在云深不知处修学的模样。

多好。他心想。虽然迟了那么多年,但总算还是等到了。

“咦,这是在干嘛?”魏无羡奇道。路至尽头,一条河蜿蜒流过。岸边有人把一盏盏荷灯放在水面上,任它们随流飘向远方。

“往生灯。”蓝忘机道。

魏无羡才想起今日是五月五,按云梦的习俗,这天要放河灯,济孤魂。

据说,所有孤独地在人间游荡的魂魄,都可以顺着往生灯的指引,到达三途川。而生者的思念,亦可寄托在往生灯上,送至黄泉。

星辰长河,万千灯火。

“……我们这么努力地想要把思念传达给死去的人,其实,他们也是一样的吧?”

“也在思念着我们,希望我们幸福吧?”魏无羡轻声道。

蓝忘机没有回答,他想魏无羡可能是要哭了。

远处灯火明灭。

蓝忘机就牵着魏无羡静静地沿着河边走。

就好像,一直要走到白头。



END


用作章节名的诗句出处:

1.《唐多令·惜别》吴文英

2.《天末怀李白》杜甫

3.《杂诗》陶渊明

4.《山中》王勃

5.《长恨歌》白居易

6.《晚泊岳阳》欧阳修

7.《诗经·周南·汉广》

8.《越人歌》

9.《离思五首·其四》元稹

10.《锦瑟》李商隐

11.《明月上高楼》曹植

12.《侠客行》李白

13.《上邪》

14.《凤求凰》司马相如

15.《玉楼春》欧阳修

16.《送张郎中迁京》孟浩然

17.《梦微之》白居易

18.《含山店梦觉作》韦庄

19.《诗经·邶风·击鼓》

20.《菩萨蛮·七夕》陈师道

21.《春江花月夜》张若虚

10 Jun 2016
 
评论(25)
 
热度(192)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