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薛】如果晓星尘早点捡到薛洋

五岁的薛洋小朋友今天也坐在台阶上思考怎样才能吃到甜的东西。

这个时候一个白衣的少年走过来。

薛洋想这个哥哥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吃。于是打定主意不理会他。

甜食里面,薛洋最喜欢的是糖。吃冰糖葫芦的时候,他只会把外面的糖衣吃掉,绝不会碰里面酸掉牙的山楂。当然前提是他得有冰糖葫芦吃。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眼馋别的有爹疼有娘爱的小孩子吃。

糖是红色的,而这个穿白衣服的哥哥,自然就被薛洋归为了“不好吃”的一类。

……哎不过桂花糕是白色的,也很好吃呢……

薛洋还没研究出这个哥哥到底好不好吃,白衣少年就已走到他身边,轻声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我……”薛洋下意识地回答,突然想起自己不是打定主意不理他的嘛。于是他狡黠地朝白衣少年笑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哥哥你给我糖吃我就告诉你。”

“不是哥哥,是道长。”白衣少年严肃地指出他话中的错误,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放到薛洋手心:“喏,给你。”

薛洋如获至宝,迫不及待地就要开吃。可后来他忽然改变主意,珍而重之地用小方巾把糖包好放到衣服口袋里。

“你不喜欢这种的吗?”白衣少年奇怪地问。

“喜欢。”薛洋摇摇头:“我先把它存起来,不要那么快吃完,不然以后就没有啦。”

白衣少年莞尔一笑。五岁的薛洋小朋友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只是呆呆地觉得这个道长哥哥真好看呀。

他俯身向薛洋伸出手,说:“存久了就不能吃啦。你想吃什么,我现在带你去买,买很多很多,怎么样?”

薛洋很开心:“嗯!”

白衣少年拉薛洋站起来,薛洋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的手心脏兮兮的,会不会弄脏道长哥哥的手啊。他还没来得及抽回手,白衣少年就皱眉道:“……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薛洋低下头看了看,这才想起来前两天被钱庄的人追着打,一不小心摔下山坡,膝盖蹭破了好大一块。薛洋生怕因为这个道长哥哥就不带他去买吃的了,忙摇摇头:“没事没事。”

白衣少年似是叹了口气,蹲下来用随身带的布条和药草给薛洋处理伤口。天气热,好像有点发炎了。白衣少年说:“可能稍微有点疼,你忍一忍啊。”

薛洋倒是没有感觉到痛。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被大家嫌弃,莫名其妙地也挨过很多打,早就不怕痛了。

可这世上,还是有人会关心你疼不疼的啊。

白衣少年蹲着,薛洋能闻见他发间淡淡的清冷香味。

好像……真的是桂花的味道啊。

白衣少年帮他包扎完伤口,薛洋低下头,看见自己的膝盖肿成了一个粽子,这下是真的走不了路了。

白衣少年没说什么,背起了薛洋。薛洋成日在泥土堆里打滚,这个时候才知道了洗澡的重要性……完了,不只是手,道长哥哥白色的衣服也要被我弄脏了……

白衣少年仿佛看穿了他在想什么,笑道:“没关系,反正是要换的。”

薛洋红着脸搂着他的脖子。少年的背脊不算宽阔,甚至有点瘦,但薛洋却觉得无比安心。

过了一会儿,薛洋问:“哎,道长哥哥,‘道长’是什么意思啊?”

白衣少年正色道:“就是品行高洁,匡扶正义之人。”

说完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其实现在我也不能算道长啦,不过我会努力的!”

薛洋脸上露出神往之情,道:“嗯,道长哥哥你一定可以的。等我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像你一样的道长。”

“你还小呢,以后再说。”白衣少年笑笑,“哎,不说这个了,你想吃什么啊?”

“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啦。”

“唔,那我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

薛洋从梦中醒来。

晓星尘昨晚出去夜猎,很晚才回来,一大早就又出去买菜了。

薛洋侧过头,在枕头旁边,看见了一颗糖。

…………

薛洋心血来潮第一次出门买菜。

他拎着满满的菜篮子刚提步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屋来,霜华剑刃就没入了他的腹部。

晓星尘冷冷地问:“好玩吗?”

…………

薛洋看着痛苦不堪的晓星尘,放声大笑:“救世?哈哈,你连自己都救不了。”

他甚至笑得红了眼眶。

可他仍然继续笑道:“晓星尘,你知道吗,我最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诩正义,品行高洁之人。”

…………

晓星尘死在薛洋面前,甚至连完整的魂魄都没给他留下。

…………

薛洋忽然感觉回到了那个茫然懵懂,没有糖吃的时候。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那个唯一关心他对他好的人,已经被自己逼死了。

…………

“你知道我最最讨厌你什么吗?”

“不是你的正义,不是你的品行。我说的那些都是骗你的。”

“我最最讨厌你对谁都那么好。”

“对你来说,我只不过是顺手救下的某个人。你的一生中,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人。”

“可是对于我,你是世上唯一的,给我糖吃,对我最好的人。”

…………

蓝忘机的避尘斩下了薛洋的左手。

烟雾散尽,他们在血泊中看见了一样东西。

是一颗发黑的、早就不能吃了的糖。

魏无羡撇嘴:“他从哪学来的,糖这种东西也能存起来么?”




END

21 May 2016
 
评论(15)
 
热度(59)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