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咸鱼,杂食,真不会写东西。
 
 

策瑜·麻辣鸡东风梗虐死人啦

东风就是东风,和南风西风北风不同,是从东边刮来的风。
东风一直负责这片土地。不知道别处有没有其他的东风,反正,这里只有他。
千百年来,东风看着岁月交替,朝代更迭,生生不息。

可东风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事。

春天,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这也是东风最忙碌的季节,因为他要照料无数的风筝。这件事他做了很多很多年,从风筝还被叫做纸鸢的时候就开始了。
小孩子放风筝前,总喜欢皱起眉头煞有介事地念一段开场白:
“欲破曹公,需用火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尾音总是故意拉得很长,然后拖着风筝就吭哧吭哧地埋头向前跑。
东风虽然听不太懂他们说的,但是每次听见都很高兴,跟在他们的风筝后面努力地吹啊吹。风筝被他高高地托起来,怎么也不会掉。

东风总是想,那个欲破曹公的故事,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夏天秋天冬天的时候,东风没有风筝要管,总是很无聊,于是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他想了很多很多年,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曹公是个大坏蛋,东风帮助正义的伙伴打败了他,守护了世界的和平。
嗯。东风颇为自得地点点头。就是这样,我真是太厉害了。
可是,为什么是东风?

为什么不是南风西风北风,偏偏是东风?

这个问题花了东风更多年去思考,而且没有得出结果。最后他想,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东风帅嘛,一定是这样。
想不通的问题,东风一律用这句话解答。毕竟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是比照料风筝还更为重要的事情。
东风有一个要等的人。

东风忘记了很多事情,却没忘他要等一个人。
他也忘了自己要等的那个人是谁,但他想,只要看见那个人的脸,一定就能想起来。
可是没有。
几千几百年,东风怎么也找不到那个人。
有时候东风会难过地想,大概是等不到了吧。

毕竟,和东风不一样,人的寿命,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啊。

如果和那个人有约定的话,希望他不要遵守了,快点去转世吧。
虽然那样自己会很寂寞的吧。
但是,不要遵守约定了。

在寂寞的日子里,东风就看着这片土地上来来往往的人们。
高楼大厦也建起来了,东风有时会一不小心撞上去,很痛。放风筝的人也很少,东风几乎听不见“欲破曹公——”的声音了。
东风于是就躺在天台上晒太阳,回忆起很久远的时代。那个金戈铁马,风烟俱旧的时代。

他想起那个叫赤壁的地方,想起那晚江面上的烈火,仿佛要把整个夜空都点燃。
他想起船头站着的那个人的背影,想起他映着血红的银甲。

东风能够活很久,人却不行。
后来,东风还总在天台上晒太阳,却不再等人。
他还是想不起来很多事,记忆却总被那个背影填满。
他偶尔经过坐在长凳上看书的人们,吹动书页时看见一句关于自己的话,看不懂却也很开心。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23 Apr 2016
 
评论(5)
 
热度(29)
© 饺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