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堂没有deadline
 
 

2016.4.9

茶物语搬走了,很难过,写点什么纪念一下。
老板娘那张写着转让的纸贴在玻璃窗上已经很久了,最近也一直不断有人来看店铺,但是这件事真切地发生的时候,还是会突然一下很失落。
中午我和叽叽率先冒着大雨跑到啪啪街,后面是偶尔男子汉一回也冒雨跟着的花哥,最后是共撑一把伞慢慢挪动的君君菲菲和臭表脸的基昊。我和叽叽呆立在茶物语的门口,里面乱糟糟的。
叽叽说我们仿佛两条丧家之犬,脸上写着大写的homeless。
后来陪叽叽去买饭,看见老板娘在里面收拾东西,我们就立即进去对着她干嚎。
老板娘还是像往常一样很温柔地笑,说以后在船山路开店了,在网吧里面,有空可以去找她。
叽叽立即答应,说还可以顺便开黑。
我说好呀,然后问叽叽,船山路在哪?
她说不知道。
然后我们就走了。出门之前我跟老板娘说了一句再见,大概是再也不会见了。

叽叽买到肉末茄子盖浇饭,我们就回了临时据点,把关于茶物语将改为酸辣粉店的情报告诉了大家。
花哥立即忧心忡忡地说,啊那怎么办,这条街上要有两家卖酸辣粉的了吗?
叽叽很愤怒地说,重点根本不在这条街上有几家卖酸辣粉的,而是这条街上有一家叫茶物语的店要消失了好吗!
我们表示赞同,纷纷开始谴责花哥。
后来就像往常一样,大家吃饭的吃饭玩暖暖的玩暖暖网杀的网杀1v1的1v1,除了抱怨LEM的wifi信号不强和菲菲又买很多吃的之外,都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回去的时候雨小了很多。
我不知道以后要去哪里喝布丁奶绿了。

09 Apr 2016
 
评论(2)
 
热度(2)
© 饺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