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18

/

最近状态不太妙。

地理老师日常放飞自我,笔记糊成一团,一点复习的心情都没有。

话说回来,就算历史笔记本上贴了叽叽给画的策哥,我也照样不背笔记啊。

不知不觉又欠了很多历史大题没写。

/

权逊永远码不完,一篇熊湾从冬天拖到春天。

小鹿真是太可爱了。

可我不会写。

/

中午打国战用的邓艾和李典,在我以为大势已去的时候忽然手气爆炸,凭借一己之力和一把连弩收了两蜀一群,取得胜利。

中午还收齐了天启之龙腾,仰仗着花哥过生日的欧气。

他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陆徘徊已久,最近终于有向北迁徙的趋势。

/

猫脸花了一整节政治课给我写了一篇《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她的字真的好好看啊。

我什么时候也能变成那样。

这种事,也就是稍微想一想。

/

花哥和他的道长绝交了,原因无人知晓。

我在电话里跟他软磨硬泡了二十分钟,他才勉强给我透露了一点讯息,但还是不清不楚。

他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两个人。

我想起我从前的那些挚友。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而现在,QQ上对方发来“在吗”二字的几个小时后,才冷冰冰地回一个问号。

/

最近在循环河图的《万人非你》。

“生平所历之人,非身死,太难忘啊。”

/

好像下个星期又要考试了。

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是很清楚当初教导主任到底是看上了我哪点把我分进重点班的,除了帅我简直一无是处。

也不是不知道要认真读书。昨天奶奶来了,跟我絮絮叨叨说了好多,临走还硬塞了一百块钱给我。

一般从长辈那里得钱,我嘴上说着不要只是欲拒还迎,随便推脱几下就伸手拿过来了。但是昨天,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想收下。

又不逢年过节的。

而我,也,并不令人满意啊。

/

叽叽送给花哥大学霸的生日礼物是一句诗。

天堂有路你不走,学海无涯苦作舟。

/

而我也。

不是不想好好学习。

不是不想看见妈妈骄傲的笑容。

不是不想重新出现在红榜上。

不是不想,变成更优秀的自己啊。

/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如果所有的梦想都能实现,所有的沮丧都会被喜悦取代。

/

可这种事情,最终还是要靠自己不是吗。

18 Mar 2016
 
评论(7)
 
热度(3)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