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等价交换

这个世界许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能得到回报,也不是你喜欢谁那个人日久生情也会喜欢上你。

这个道理冯薪朵十六岁时不懂,一意孤行勇往直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地以一种飞蛾扑火的姿态暗恋了陆婷整个高中三年。或许是人傻福多,冯薪朵误打误撞地跟陆婷进了同一所大学,这个没什么看点的暗恋故事得以继续下去。


唐安琪早在高二的时候就曾经预言,这个暗恋故事的结局只有两种,要么是冯薪朵哪天一觉睡醒忽然发现自己不喜欢陆婷了,要么是冯薪朵苦苦追求无果最后心灰意冷地撬开学校天文观测台的门从十楼楼顶纵身跃下。

这个预言是在冯薪朵召开的关于如何追求陆婷第二十七次会议上发表的,彼时唐安琪说完喝了一口布丁奶茶,补充到:“当然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希望是后一种。冯薪朵同学,你的自我牺牲如果能为受尽压迫的莘莘学子带来几天假期,我们都会感谢你的。”赵粤深以为然,拍拍冯薪朵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劝导:“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然后被冯薪朵用番茄酱糊了一嘴。

只是她们没有想到的做什么事都三分钟热度的冯薪朵这次居然坚持了这么久。久到她们都离开了高中,久到从前形影不离的赵粤唐安琪一南一北各自飞,冯薪朵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陆婷。


不过话说回来,“暗”这方面,冯薪朵倒是做的很成功,而“恋”,她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陆婷连冯薪朵是谁都不知道。她有时会想想课桌上的创口贴是谁放的,抽屉里的甜甜圈又是谁送的,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更多时候她想也不想把创口贴往伤口上一贴,拆开甜甜圈在物理老师的怒视下旁若无人地开吃。

太甜了。她想。


那时候陆婷已经完成了混混头儿到学神的转变。其中具体原因无人知晓,江湖上倒有许多版本流传,我们暂不深究。总之高一之后,陆婷就从教导主任的头号眼中钉变成了头号心头肉,稳稳地占着理科前十的宝座,甚至频繁地作为论据出现在作文中。翻开那段时间的语文月考试卷,入眼皆是陆婷陆婷和陆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世上无难事,铁杵磨成针。

个屁。冯薪朵看着光荣榜暗想。高二理科前一百名,一、二……找到了,这次是第四名,陆婷。旁边是高二文科前三十名,一、二……又没找到冯薪朵。

“我说朵朵啊,你要不考虑一下艺考的事情吧。”中午吃饭时唐安琪看着萎靡不振的冯薪朵建议道:“你画画那么好,一本肯定没问题的。”

冯薪朵面无表情:“唐安琪同学,不要因为自己踩狗屎进了前三十,就企图以一副导师婊的嘴脸说教我。”

唐安琪被双皮奶噎住了。她喝了口奶茶,准备与冯薪朵这个小婊砸开战。

“别闹,说正事。”赵粤正经道:“还有半年多就高考了,冯薪朵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你不是喜欢画画吗?”

冯薪朵吞吞吐吐:“我也不知道啊……我是喜欢画画,可我没想画一辈子啊……”


最后冯薪朵在上外读的是哲学系,踩着分数线进的,没得选。终日与马克思恩格斯黑格尔笛卡尔为伍,埋头研读《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理性批判》,这个时候她才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听赵粤的话。

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和陆婷在同一所学校,怎么样都值。


“你这叫执迷不悟。”某日和身在帝都的赵粤聊微信时冯薪朵谈及自己的想法,赵粤如此回到。

冯薪朵听出她隐约的京腔,不知道她在哪里,背景很吵。

时光会带走所有东西,会改变所有东西。就算你再怎么不舍,再怎么念念不忘,它们终究会化作时间长河中的一粒粒尘埃,然后在某个温暖的午后,面目模糊。

冯薪朵不习惯语音,她打字回复到:好好好,你悟了,那你有种不要问我唐安琪的事啊。

赵粤没动静了。可能是没看见,也可能是不知道怎么回复。冯薪朵等了一会儿,把手机扔到书桌上,拿着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坐上了床,随便翻了几页便沉沉睡去。

她没有看到良久之后赵粤的回复。


“上海冷吗?听天气预报说,北京过两天要下雪了。”

“你记不记得原来读高中的时候,就高一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小雪,还没落地就融化了。可是走廊上挤满了人,争先恐后地伸出手去接雪花。”

“南方见一场雪是多么稀罕的事。我刚到北京的时候,没过多久就下了一场大雪,整个世界银装素裹,地面上有厚厚的积雪,踩在上面松松软软,从未有过的感受。”

“可是后面见多了,就再也稀罕不起来了。又冷,路也不好走。看见雪的那种兴奋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所以任何事情,适量才是最好。少了,容易害怕失去;多了,又容易心生厌烦。”

“就好比陆婷于你,唐安琪于我。”

“可这世上最难的就是适量。这大概就是,遗憾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吧。”


赵粤走在北京十一月凛冽的风中,朝阳路上来往行人那么多,谁也没注意到她。

没注意到她的眼泪刚刚离开眼眶,就消失在了呼啸的北风中。


“喂,冯薪朵啊,你怎么还没死?”过了几天,身在妖都的唐安琪忽然想起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冯薪朵。

还是一如既往的欠。

冯薪朵心不在焉地答:“嗯,快了吧。”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和那个谁怎么样了啊?我想想,哦对,陆婷。”

冯薪朵:“……”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什么?还没有半点进展!”电话那头的唐安琪假装大吃一惊。“我刚刚跟一个大四的学长分了,果然失恋了就该找你,我现在心情很好,谢谢,再见。”

冯薪朵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只听见断线的嘟嘟声。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对待痛苦的方式。有的人喜欢埋葬在心里,有的人喜欢痛快哭一场,有的人喜欢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自己的生活。而往往是最后一种人,才最无法从痛苦里走出来。

唐安琪挂断电话后,看着手机壁纸上的月亮出了神。


大三的时候,冯薪朵终于决定要去告白了。

当然不能直接走到陆婷面前跟她说你好我叫冯薪朵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深井冰啊。

她开始尽自己所能了解陆婷的圈子,结交她的朋友,频繁的和她出现在同一场合。如果她能够早几年拿出这种办事效率,陆婷早就是囊中之物了。

在她们的某个共同朋友的生日趴上,冯薪朵好像是才知道似的,惊讶道:诶大哥你也是那个高中的?好巧啊我也是。语气自如,浑然天成,无一丝做作痕迹。若是赵粤或者唐安琪看见了,估计会摇着她的肩膀大喊你是谁你不是我们的朵朵快点把朵朵还回来。

果然哲学学久了就会往满嘴跑火车的方向发展,而人长大了,往往会变成你当初最讨厌的那类人。

后来就时不时一起吃个饭,冯薪朵总是有意无意地在陆婷面前吃甜甜圈,试图让顾婷回想起什么,自己才好顺理成章地开口。

可惜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冯薪朵在陆婷面前吃了一年的甜甜圈,还是没能开口表白。

转眼间碌碌无为的四年就要迎来尾声了,冯薪朵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连同班同学都认不出几个,若是不抓紧时间向陆婷表下白,那她的大学生活简直失败至极。

智商140的冯薪朵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她算了个良辰吉日,挑了个风水宝地,计划了表白时的具体事宜。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冯薪朵只需要安安心心地抖着脚等那一天的到来就好了。


可是——

所有的狗血小说里最怕出现这个词,它意味着又一轮铺天盖地的狗血即将泼来。

大概是冯薪朵所有的人品都花在了高考考场上,在表白倒计时一个月的时候,她得到了陆婷将要去英国利物浦大学深造的消息。

你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管那个人是什么样子,你都会觉得如此完美。换一个更加通俗的说法,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当冯薪朵气喘吁吁跌跌撞撞地闯进陆婷的视线中时,她正在和老师同学做着最后一轮告别。看见冯薪朵的那一瞬间她有些惊讶:诶,你怎么来了?

冯薪朵所有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情绪,被这一句话通通堵在了喉咙口。


大哥你要去英国了?

你怎么来了。

为什么都不事先告诉我?

你怎么来了。

那里离中国多远啊,你要是想家了怎么办?

你怎么来了。

我要是想你了……怎么办?

你怎么来了。

我……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


小时候吹泡泡,最喜欢看它们在阳光下七彩斑斓的样子。可是只消轻轻一碰,瞬间就什么也找不到了。

冯薪朵还在做着表白的梦,还在做着陆婷接受表白的梦,就像一个吹起来的肥皂泡,一点一点膨胀,看着自己美丽的外衣,就开始得意忘形。

冯薪朵笑了笑,压下即将汹涌而出的眼泪:“那个,大哥,听说你要出国了,想起上次借你的买甜甜圈的钱还没还,我来还钱的。”

于是陆婷也笑了:“算了算了,我都不记得了。”然后朝其他人挥挥手:“我走了啊,不用再送了。”

陆婷用现实的手把那只名叫冯薪朵的肥皂泡碰碎了。可是冯薪朵还是喜欢陆婷啊,即使她现在连渣都不剩,她仍然觉得陆婷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美丽。

即使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即使陆婷从始至终没有回望她一眼。


你以为你已经足够努力,你以为你在她心中的分量已经足够重,可是那些全部都是你以为。

这个世界许多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能得到回报,也不是你喜欢谁那个人日久生情也会喜欢上你。

冯薪朵用了七年才明白这个道理。

终于往事封尘,大梦初醒。


“陆婷,我是冯薪朵,我喜欢你。”

“我喜欢了你七年。高一的时候,有一次我因为出黑板报稍微晚了一点回家,在学校附近的巷子里被几个混混堵住了。”

“那个时候,我吓得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时候,是你出现了。”

“还有一次,还是高一,没有分文理科的时候。化学老师听写方程式特别严格,我没过关,中午被叫到她办公室重新听写。”

“走到办公室门口,我看见你也在那里听写。过了会儿,老师脸色铁青地跟你说了句什么,然后就放你走了。”

“你走出来看见我不敢进去,猜到我也是来重新听写的。然后你偷偷叮嘱了我些什么,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气体符号还是配方,反正,那次听写我过关了。”

“不过这些,你肯定都不记得了。”

“我是个做事三分钟热度的人,除了画画基本上没有什么能让我坚持一个月以上。我只是在找一件值得我坚持下去的事情。”

“直到我发现了‘喜欢你’这件事。”

“但是,我虽然喜欢画画,但我不想一辈子一直画画啊。同样,我虽然喜欢你,但我不能一直喜欢你。”

“这个道理是我最近才想明白的。这是不是说明我长大了呢,大哥?”

“我想你的时候就吃一个甜甜圈,等到我不喜欢甜甜圈的时候,也就不喜欢你了。”

“陆婷,我不喜欢你了。”



END

17 Oct 2015
 
评论(2)
 
热度(36)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