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堂没有deadline
 
 

凛遥·经年(上)

#01

要赢。

时隔将近三年再次见到曾经的至交好友,激动或者尴尬或许短暂地闪现过,但热血上涌松冈凛脑子里最后只剩下这两个简单的字。

似是理所当然地无视了另外两人,全副武装得让人怀疑早有准备,剑拔弩张至一触即发,却不得不直面时光如同欢快地穿过山间间隙的小马驹——昔日天蓝色人满为患的游泳池如今早已废弃,叫人看不出原本面目。这也算的上是某种程度上的物更人非。

但是显然包括松冈凛在内,在场的四个大男生是绝对没有如此小女孩一般的心思的。非说岩鸢的三人在意些什么的话,也不过就是不解松冈凛在澳大利亚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不重视当年的友谊也不记得当年的约定了。

或许真的是心思不如小女孩细腻的缘故,岩鸢的三人一点都没想到为什么口口声声地说着“这种东西我才不需要呢”的松冈凛要把当年的奖杯挖出来。

——是啊,我为什么要挖出来呢。

想到这里独自走在回鲛柄路上的松冈凛脚步一顿,嘴角扯开一个自嘲的笑。为什么要去挖出来呢?最后又满不在乎地扔到地上?说到底自己干什么要大晚上的跑回原来的俱乐部啊还好死不死地遇到了那三个人。

橘真琴、叶月渚,还有——

七濑遥。

松冈凛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念出那个名字,那个当他在异国他乡时占据心头的、永远也不会忘的名字。

Haruka。


#02

“我会让你看见最美的风景。”

梦里的少年一直是不变的十二岁的年纪,笑的时候眉眼弯弯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一头张扬的红发,带着满满的自豪对年幼的自己说到。

七濑遥缓缓睁开眼,从浴缸中坐起来。他不是第一次在浴缸里睡着,同样,也不是第一次梦见那时的场景。

但究竟是为什么呢。七濑遥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念旧的人,那为什么总是反复地做同一个梦呢。特别是松冈凛刚离开的那段时间,这个梦尤其地频繁。而彼时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闹僵,往往梦醒后七濑遥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纸笔来给松冈凛写信,可惜就算借助于纸笔他还是同样不会表达感情,面对淡黄色的信纸大脑一片空白只好作罢。

思量再三没有结果,幸好七濑遥也不是固执的人。没有结果就没有结果吧,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换上校服穿好围裙做着最拿手的面包片夹青花鱼。

所以该说是兆示还是什么呢,那天晚上被拖去原来的俱乐部时终于见到了松冈凛。时隔三年,他褪去了少时的稚气,长高了不少,尖尖的小虎牙也变成了不太科学的鲨鱼牙,唯有那一头红发张扬依旧。

七濑遥静静地看着他从黑暗中走出,湛蓝的眼眸似乎深不见底。那两个笨蛋吓得躲在自己身后,但七濑遥知道,或者说从心底里希望那个人是松冈凛。

在松冈凛说出那句“哟”的时候七濑遥仿佛明白了什么。明明是夜晚却感觉四周清亮如白昼。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就是想你了。


#03
鲛柄的社团设施一如既往的高端。终年28℃的空调,宽敞的泳道,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四周高大的玻璃墙与外界隔开,仿佛另一个世界。

但不知为何松冈凛总会想起当初撒满樱花瓣的露天小泳池。

当然还有那个一起游泳的人。

于是便有陷入回忆。松冈凛也没有去思考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像老婆婆一样喜欢缅怀过去了,哪里又想到这都是因为与某人的重逢。

自从父亲去世后幼年的松冈凛便对大海产生向往,更确切地,是一种征服欲——想去看看那深蓝的海底下到底隐藏了什么。

然后开始游泳,并且遇见了彼时还被称作天才的七濑遥。

第一次见到少年,唯一的印象就是他湛蓝的双眸,大海一样的颜色。

当然许多年后松冈凛才明白,他一直追寻的大海,其实是一个人的眼睛。

以上却是后话。那时的情况很简单,遇见七濑遥后,松冈凛的人生目标就是超越他。即使是独自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松冈凛也以本不该属于十三岁少年的毅力与决心不断追逐着小组第八的名次,就算被教练评论“资质平平”也从未放弃,因为他知道在遥远的故国,有一个人等着自己去打败。

整整三年,所有的汗水,咬紧牙关忍下的泪。

而最后松冈凛终于如愿以偿地战胜了七濑遥。那句“你赢了”从对方嘴里说出来的那一刻,松冈凛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感受。

说不上开心,也没有遗憾,只是看见他毫无波澜的眼眸时忽然就觉得很失落。

很失落很失落。



TBC

09 Dec 2014
 
评论(2)
 
热度(9)
© 饺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