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廊间遗落事

给大家拜个晚年!!!
四个月了我还在梦回大厂(今天也跪滑求评
🙏

————————————————————————



A-01/

“谈恋爱的脑子都有病病。”


黄明昊轻车熟路敲开304的门,趁余明君没反应过来,弯腰钻过去迅速霸占了他的床,扑腾两下得出这个结论,丝毫没注意是不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

余明君回防不及,但对着这个未成年也不能动手,只得无奈叮嘱拖鞋别踩上去。

“是驾驶厅啊,”罗正从卫生间里探出半个头又缩回去,“我还以为希侃回来了呢。”

“搁门口和毕雯珺玩你送我回寝室还是我送你回寝室的游戏呢。”黄明昊翻个白眼,“无不无聊,就说无不无聊,302和304不就在隔...

06 Aug 2018

【毕侃权贵】超自然联盟与温州攻略02

前文指路 01

或许我可以拥有评论吗qwq

————————————————————————


广州珠江新城 23:57


黄明昊满头问号地听完了毕雯珺和黄新淳的汇报。

“所以你们到了地方发现是头蛟龙?毕雯珺把月轮弓丢了,但是捡了个阴阳眼回来?”

“……对。”毕雯珺推了推身边靠着他肩膀睡得五迷三道还在流口水的李希侃,“醒醒,说你呢阴阳眼。”

“什么阴阳眼我叫李希侃!”李希侃揉揉眼睛,搂着抱枕委屈巴巴,“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突然看见的,哇别搞我了明天还要搬砖……”转头朝黄新淳求助,“小淳……”

黄新淳读书早一年,名义上是李希侃同专业的学长,其实比他还小一...

04 Aug 2018

【毕侃权贵】超自然联盟与温州攻略01

随便写写不要较真,这章还没把权贵扯出来就不打tag了

给 @在花开的地方 明天科目二加油!

————————————————————————



广州大沙头 21:43


李希侃把那对南韩夫妻送到地铁站,又叮嘱了一遍该在哪下车。他们五岁半的儿子似乎很喜欢这位地导大哥哥,扑过来搂住李希侃软乎乎地说了句bye bye才肯放手。

李希侃笑着摸摸小男孩的头发,等一家三口上了地铁,回头找公交站坐车。


李希侃今年大三,暑期没回家,在南方日报实习。但学校和工作单位一个在番禺一个在天河,每天起码要少睡两个小时搭早高峰的地铁三号线上班,实习生没人...

02 Aug 2018

【毕侃】借我

大家不要丧了嘛,我们搞到真的了呀,要开开熏熏的!ヾ(๑╹◡╹)ノ"

————————————————————————



整整三个月。

从无缘出道的第十名到NEX7主唱,反应过来之前,那个刚进大厂面对镜头还有点害羞的青涩练习生忽而一去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高挑帅气的抚顺球王,举手投足颦笑顾盼都牵动万千少女心事。

即便一路走来摸索着泥泞中的荆棘,刺破的鲜血滴落在看不见的黑暗里;即便短短一百多天收获了那么多从前未敢奢望过的光明,所有苦难再也不值一提。

即便如此。

“三个月”这个时间跨度,好像也轮不到他来提起。


何况他也并非磊落,心里存着一丁点儿不可告人的念想。

先时...

14 Jul 2018

【毕侃】遥远的相似性(一)

那些蒲公英如何飞越大海。

渺小的,脆弱的,无依无凭的,尘世里的两株靛色蒲公英。途中的飞鸟游鱼和晨曦落日都不能使你们停下脚步。你不知道海风究竟往哪里吹,但你知道你们终会相遇。

在那一切到来之前,你得等。

你要等。


九月中旬,天还是有些热。

刚结束军训,大家互相熟稔起来,作业本与叫喊声在空中飞来飞去,吊扇开到最大档,卷起浮躁热闹的气息。少年们穿同款校服,眉眼间神采奕奕。

“超儿!作文写啥?”

“发班群里了!”

“星期一单词听写第几单元?第几单元?”

“Unit 2!别喊了快走吧!”


闹腾的教室里,李希侃伏案抓紧每分每秒写作业,余明君的催促源源不断地传来。这场博弈最终...

25 Jun 2018

【毕侃】冬季限定

李希侃第三次鬼鬼祟祟从天台那边的洗衣房摸着黑回寝室的时候,余明君终于忍不住从上铺坐起来,同罗正一起押着他会审。

“你是不是和毕雯珺在谈恋爱?”

李希侃视线乱飘:“没,没有啊。”

“再给一次机会,坦白从严。”

“就,正好,洗衣服啊。”

余明君一副鬼才信的表情,然而李希侃支支吾吾就不肯说,到底是拿他没办法,只好躺回去:“在一起就在一起了,又不会骂你,跟我们说句实话能怎么样。”


可毕雯珺会挨骂啊。李希侃关灯的时候这样想。

啪嗒一声,整个寝室陷入黑暗。


谈恋爱是真的没有谈恋爱。

倒不如说,是毕雯珺在追李希侃。


大厂里没有镜头的角落也就那么寥寥几个,不经意路过,有时能...

07 Jun 2018

【叶黄】一发复健

“我在云归山下捡到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雪。”陈果俯身取过温好的酒,给黄少天斟了一杯。素来口齿伶俐的剑圣不发一言,眼底映着窗外漫天飞雪。

“他浑身都是血,却邪也不见踪影。最要命的是正中背心的那处箭伤,箭杆被他折了,箭镞淬了毒,往内足有一寸半。”陈果不慌不忙地饮了口酒,平淡得就像在讲一个与她无关的故事。

“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他是叶将军,只是觉得这样都没死,该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后来我看见他的将军令上刻着嘉世叶修,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陈果嘲道,“从小听着他的传奇故事长大,第一次亲眼见到,却是这样狼狈不堪。我那时想,原来他也是人,不是神啊。”

黄少天仍旧沉默,握着玉盏的手骨节泛白。他最...

14 Oct 2016

【赤安】敌人已经在天上了,我老婆还要跟我打架,怎么办,在线等

不急,老婆想打我就陪他打吧ヽ(゚∀゚)ノ


01.

“我有问题。”警车走后,江户川柯南举手问道:“之前你们两个在摩天轮上哐啷哐啷地干什么呢?”

“是他主动的。”赤井秀一指安室透。

公安姬顾左右而言他。


02.

“哦,那我还有个问题。”江户川柯南面无表情地继续道:“去泡温泉吗?”

“好啊。”

“不去。”

异口不同声。

赤井秀一奇怪地看着安室透:“真的不去?那我走了啊?没有人送你回组织了?”

“本来就不要你送好吧!我是多想不开要坐FBI的车回去,卧底还要不要混了?”


03.

最后还是一起去了。

安室透义正言辞的原话是:“回去太早容易引起怀疑的,我刚刚重获清白,...

19 Sep 2016

【忘羡】却见长安

CP:忘羡/追凌/曦瑶

————————————————————————

【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

魏无羡以一种清奇的姿势坐在小苹果上,怀里还抱着块饼喀嚓喀嚓地啃。

蓝忘机走在前面,他身上与生俱来的俊雅气质就算牵着驴也不损少半分,路上总有来来往往的行人有意无意地朝这边看。

魏无羡就得意地晃脚,心道:这我男人,今天高兴,让你们瞧瞧,就不收钱了。

没一会儿,魏无羡坐不住了,喊道:“蓝湛,看我!看我看我!”

蓝忘机驻足回头,小苹果没刹住,一头撞上了旁边的树木,于是驴尾巴十分不满地狂抽背上的魏无羡。

魏无羡没理它,在蓝忘机反应过来之前,伸长手把一朵粉色芍药插在了他的鬓角。

蓝忘机...

10 Jun 2016

【辽荀】索马里洋流为什么是寒流

标题是乱起的,不过这个问题真的困扰我一下午

 @建安风骨肉相连科 假装这是我为六月活动产的粮

(难吃。)

高考加油o( =•ω•= )m
————————————————————————


01.

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最后终于变成滂沱大雨。

郭嘉坐在自习室里,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他转了转手中的铅笔,嘟囔道:“一言不合就下雨……文若若还在考数学吧,等会儿出来可怎么办呀。”


02.

荀彧正对着试卷上那道立体几何发愁。

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他听见细密的雨声。

这么大雨,我可没带伞啊。他这样想了一下,然后又继续答题了。...

07 Jun 2016
1 2 3
© 饺兔叽 | Powered by LOFTER